006 不嫖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送走了长公主府前来送贴的人后,芹言满脸稀奇地看着手里还带着香气儿的帖子。

    “姑娘,咱才刚来京中不过大半日,怎的昭容长公主就知道你了?”

    薛柔弹弹手,享受着芹兮做好的美食,懒得说话。

    芹兮没好气的白了芹言一眼,“姑娘昨儿个领着你砸了礼部侍郎家的大门,又当财神爷似得送了人一千两银子,这满京城谁不知道咱家姑娘?”

    “芹兮,我怎么觉着你对我怨念深重……”薛柔咬着千层糕。

    “奴婢哪敢,只是姑娘,你能不能告诉奴婢这沓东西是个什么意思?”芹兮咬牙抖着手里的单子。

    这些全是宝华楼和绫香楼送来的账单子,那宝华楼也就算了,金银首饰珍珠饰品好歹是姑娘家能用的,那绫香楼是个什么鬼,谁能告诉她京畿中最大的青楼给她家送花魁初/夜拍卖的邀请函是个什么意思?

    薛柔睨着叉着腰满脸怒容的红衣婢女直叹气,这世上有比她更可怜的主子吗?

    芹言一听芹兮说到绫香楼,面皮一抖蹑手蹑脚的就想偷偷离开,还没走到门前就听到身后芹兮幽幽说道:“芹言,你这会儿要是敢踏出这里半步,这两个月的零嘴钱没了!”

    “这个,误会……误会……我只是方才茶水喝多了,想小解……”

    芹言连忙收回脚,扭头哈着腰搓着手面带猥琐笑容的装傻卖乖,哪有半点像是个女子。

    芹兮眼角抽搐,她突然想起来她们从云州来时,在离京城还有两日路程的时候,薛柔突然扮了男装让芹言带着她一起离开了车队,说是要先行一步去京畿外的长宁坡赏雪,两人神神秘秘的消失了一整天,一直到了一日后才重新和她们汇合。

    芹兮危险的眯起眼,“姑娘,你别告诉奴婢你那日带着芹言先行一步,不是为了赏雪,而是带着她去逛!青!楼!了?!”

    长青笔直笔直的站在厅内,黝黑的脸上憨厚如初。

    芹言搓着手嘿嘿直笑,不敢直视芹兮。

    薛柔朝着椅子上靠着,将芹兮拉到身旁,伸手捏捏她白皙清秀的脸颊,“姑娘我就是去看看这京中女子有何特色之处,以免来了京中之后让人觉得土包子,你放心,姑娘我没嫖,只是在绫香楼里听了听小曲喝喝小酒而已。”

    芹兮手指头痒痒,真想戳薛柔一指头,你想嫖,你倒是能嫖才行啊!

    见着芹兮被逗得快要炸毛,薛柔知趣的站起来,“那长公主邀我五日后参加赏梅宴,我得好好弄弄行头,芹言,走,咱们去逛逛这京中之地,看看这里的锦绣繁华的天子脚下,芹兮,我先走了!”

    看着薛柔带着芹言一溜烟的出了大门,哪还有半点当初在薛府门前美人无双性子清糯的样子,芹兮鼓鼓脸,最终还是塞了把银票给长青,让着他跟着薛柔和芹言后面出了门。

    薛柔一到了外边,就又恢复了人前的模样,衣裙绰绰举止清婉,带着芹言和长青就去了宝华楼。

    “哟,这位姑娘,我们宝华楼的首饰可是这京中最时兴的,姑娘喜欢什么款式?”伙计一见着薛柔顿时迎了上来。

    薛柔扬言笑笑,“我前几日在此订了些首饰,今日是来拿货的。”

    “原来这样,姑娘你稍等,小的这就唤掌柜的出来。”

    那伙计替薛柔三人上了茶,这才去了后面,不一会见得他带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过来。

    那人见到薛柔后顿时笑起来,“原来是薛姑娘来了,您前几日订好的东西老朽已经帮您准备好了,您且稍等,大五子,你先招呼着薛姑娘,我去把姑娘订的首饰拿出来。”

    “方掌柜不急,慢慢来。”薛柔笑着道。

    芹言瞅着方掌柜去了后屋,不由站起来在周围看了一圈,当看到那些颇为精致的金银玉饰后,顿时咋呼道:“姑娘,这京中的首饰是比咱们云州的精致,你瞧瞧这发饰,这两红宝石可真大,这个戴头上难道不重吗?”

    薛柔笑起来,“你喜欢?等下让掌柜一起包起来。”

    “奴婢可不要,这玩意戴头上晃荡的难受,还是奴婢现在这样儿好。”

    薛柔看着芹言空荡荡的脑袋顶失笑,芹言性子爽朗,身材又比普通女子高大,所以一向不似寻常女子打扮,她的衣裳都是特制的宽广流袖裙,没有太多的颜色,而一头黑发也常年似男子般用玉冠扎在脑后。

    其实芹言的容貌并不差,她眉眼英气,皮肤小麦色,笑起来有种不同于普通女子的爽朗和英气,只可惜在女子以柔弱为美的大周极少有人欣赏。

    掌柜的拿着一盒子首饰出来后,一一摆在桌上让薛柔观看。

    等着看完后,掌柜才小心的拿着一支双面萤石点缀的竹形玉簪出来,“这是照着姑娘之前所言的喜好雕刻和镶嵌出来的,姑娘可真的好想法,这玉竹簪看似普通,可若是在阳光之下,萤石反射出来的彩光可比任何的宝石都要耀眼,老朽也是第一次知道这萤石居然能做如此用途。”

    那掌柜的说话时将簪子朝着有光的地方一放,原本平平无奇的玉竹簪瞬间像是活了似得,上面的枝叶闪烁着七彩琉璃般的光芒,五颜六色交汇在一起,瞬间便盖过了满室的其他珠宝首饰。

    “好漂亮的簪子!”那掌柜正感叹着,门口便传来女子声音。

    芹言挑眉,一扭头看到身后之人时撇撇嘴,这咋能这么巧,居然又撞上了昨儿个才见过的薛云蓉。

    此时她身边还有名女子,面抹浅妆,娇若梨花,一身粉色大氅衬得女子肤色白皙似雪,此时那女子也是看着掌柜手里的簪子,一双琉璃美目中流光溢彩,显然极为喜爱。

    “没想到这宝华楼里还有这等手艺,这簪子好特别。”那女子声音清脆宛若黄鹂。

    薛云蓉带着几分讨好,“长乐郡主,你若喜欢,我便买下这簪子赠你。”

    秦白雅面上不动颜色,倒是薛云蓉没注意到坐在暗处背对着门外的薛柔三人,只以为是普通客人,她娇呼着说道:“掌柜的,这簪子本姑娘要了,替我包起来。”

    掌柜的连忙说道:“这位姑娘,实在是抱歉,这簪子是有主之物,实不能另卖,姑娘若是喜欢,不妨再等几日,老朽让工匠替姑娘另行制作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