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皇后的狠毒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舒嬷嬷熟悉皇后,甚至比皇后自己还要更了解她。

    皇后素来谨慎小翼,平日里对起居饮食从来都是格外注重,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召一个小宫女近前服侍,而且还这么容易就让她插手自己的饮食茶水。

    舒嬷嬷思及此,眼底不由一紧,对于刚才兴高采烈离去的小丫头多了份同情之心。

    无缘无故的突然宠幸,并不一定代表就是好事情,若她所料不错,这丫头在凤藻宫的差事,怕是到头了。

    舒嬷嬷不露声色,眉间带上丝不忍。

    过了一小会,绿儿就捧着热茶进来。

    她恭谨的走上前想要将茶盏递给舒嬷嬷,却被殷毓秀要求亲自送过去,然而等她走到跟前,殷毓秀作势伸手去接时,却有意手一抖没拿稳直接打翻了茶盏,里面的热茶顿时洒在了她手背上。

    皇后惊叫一声,手上一片通红,而她身旁的舒嬷嬷早就收敛了那不该有的同情之心,直接上前一步一脚踢开绿儿,厉声喝道:“好你个小蹄子,居然敢谋害娘娘。”

    “奴婢没有,奴婢没有……”

    “还敢狡辩,来人啊,绿儿殿前失仪,伤及娘娘凤体,将她拖出去杖责五十!”舒嬷嬷大声喝道。

    谁知道一旁的殷毓秀却是突然开口,她面带慈悲的看着下边涕泪横流的小宫女说道:“算了,绿儿也是不懂事,如此年轻的小丫头,五十大棍打下去怕是没了半条命,将她打发去夜廷狱吧,让她好好学学规矩就是……”

    绿儿面如死灰。瘫软在地,而舒嬷嬷却是心里一抖。

    夜廷狱那地方,进去了就从未有人出来过,杖责五十虽然有可能会要了小命,可毕竟还有一线生机,可若是入了夜廷,怕是这一辈子都别想再出来了……

    绿儿大哭着被人拖走。而凤藻宫里留下来的人却都是低下头来。谁也不敢去看那高位之上笑得温婉高雅,雍容又和气的皇后娘娘。

    相较于皇宫中所发生的事情,外界还要更加喧嚣。

    正德帝生了怒火。下令让人辟谣,强行抓了几个传谣言传的最厉害的人,然而这却并没有任何效果。

    所谓谣言止于智者的事情丝毫未曾出现,而且仿佛因为正德帝的强势让人觉得他是心虚。有意隐瞒当年事情,怕被人揭穿。所以有关于二十年前事情的言语不仅没有淡去,反而越传越烈。

    从最初只是讨论孙安三人和殷家的时候,到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开始议论二十年前因为被牵连进殷氏谋反一案。被正德帝一同下令斩杀,原本应该成为如今皇帝的安王殿下。

    甚至有人开始说,当初殷相之所以被冤杀。不过是因为受了安王殿下的连累,而当年还是成王的正德帝为了皇位不惜残杀兄长。陷害忠良,冤枉殷相弑君也成了不仁不义,不忠不信之徒。

    无论外界如何喧嚣,这天,一身浅蓝衣裙的薛柔拜访了长公主府。

    同她一起的还有御史府的林楚楚,和长乐郡主秦白雅。

    三人是应了安定的邀约,过府一叙。

    因着孙安的事情,林楚楚和秦白雅都是被府中长辈束在府中许久未曾外出,此时相见自然很是开心,所以从长公主府门前见到薛柔时,林楚楚就挽着她的胳膊,一直撒娇诉说着这些日子在府中的苦闷,而秦白雅和薛柔则有些无奈的看着她。

    “柔姐姐,雅姐姐,你们都不知道,这些日子我在家里可憋坏了,我爹不许哥哥们出府,结果就我想连去柔姐姐府上玩都不行,我娘还专门给我请了教女红的师父,让我日日跟着学,你们瞧瞧我的手,都快扎成涮子了。”

    林楚楚可怜巴巴的将手伸出来,那双嫩白如葱的小手指头上,果然有有些红肿,而大拇指和食指上还起了一层薄茧,显然这些日子的确是没少拿针。

    秦白雅闻言哭笑不得,“你这丫头,不过是学个女红罢了,哪就那么离谱了,这闺中女儿家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哪有,我就没见柔姐姐动过针线!”林楚楚鼓着小脸道。

    薛柔失笑,她看着眼前林楚楚圆嘟嘟带着些婴儿肥的小脸,不由伸手捏了捏她。

    “我不学那是因为我父母早逝,没人管束着我学,况且我将来也不需要为以后嫁人生子打算,我在族中地位不同,以后大可以找一个中意的又不在意这些的人,可是你行吗,以你的家世,你爹娘以后必定会给你配一个家世匹配的如意郎君,那些人可不是个个都好说话,到时候你若是连嫁衣都绣不出来,看你不哭鼻子。”

    “人家才不会,柔姐姐你又笑话我。”

    林楚楚被薛柔的话说红了脸,不依的摇着她的手,而秦白雅见着她小女儿娇态忍不住笑出声来。

    三人说说笑笑的进了长公主府,却没见到安定郡主迎出来。

    秦白雅不由有些诧异,安定郡主虽然有些骄纵,可起码的礼仪却从未失过,如今邀她们过府却不相见,这明显不符合安定郡主一向的性子,她对长公主府比较熟悉,询问了一旁的公主府管家后,那管家却是直接将三人带去了安定郡主的闺房中。

    “长公主,薛姑娘和长乐郡主她们到了。”

    “让她们进来吧。”

    薛柔和秦白雅对视一眼,这声音分明是昭容长公主的。

    三人进入安定郡主的房间后,果然一眼就看到昭容长公主坐在一旁,她穿着石榴红的锦缎宫裙,披着浅白的披肩,长发高挽起插着一支赤金琉璃步摇,此时她手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些碗盘,而她眉宇间带着些疲惫和无奈。

    “见过长公主。”三人纷纷行礼。

    昭容长公主摆摆手说道:“安定难得有能聊得来的朋友,我思来想去也只有你们可能能劝得了她,你们既然来了就好好陪陪她,她这些日子心情不好,你们也替我开解一下她,有些事情身为皇家儿女,便免不了的。”

    ps:自动发布的月下撒娇说,要粉红要粉红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