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进宫(粉红160+)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父皇为何会让宁子清入宫,难道我们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宁子清被宫里的马车接走不到片刻,霍景琛和霍景云就几乎同时得到了消息。

    霍景琛还好,那日容璟提醒他之后他早就有了心里准备,所以正德帝召宁子清入宫他虽然吃惊,却并不慌乱,但是霍景云却不同,在明九方刻意引导下,他已经起了谋逆的心思,虽然还未行动,但是私底下的布置已经有不少,此时得知宁子清突然被召入宫中,霍景云立刻就想到了正德帝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他的打算。

    他来回在原地走动,满脸的慌乱。

    明九方见他这般模样,皱眉道:“五皇子不必这么着急,陛下召宁子清入宫,十之只是因为听闻了昨日在绫香楼内发生的事情,如今京中勋贵和朝中大臣无不在议论宁家人出现之事,宁家财富惊天,即使是各国皇室也为之垂涎,平日里连宁家管事都是各国皇室座上之宾,如今真正的宁家人出现,陛下召见他也实属正常。”

    “可是这宁子清态度难测,那日他就没明言答应与我们合作,若是这次他进宫时和父皇说些什么该如何是好?”霍景云焦声道。

    明九方摇摇头,“这个五皇子大可放心,宁子清肯定不会将此事告知陛下,我们的事情他虽然没有参与其中,但是若让陛下知道是他鼓动我们去争夺皇库,最先倒霉的反而是他自己。”

    霍景云闻言这才松了口气,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猛灌了一杯凉茶。

    明九方看他放松下来,突然语气一转说道:“虽说宁子清入宫一事与我们无关。但是五皇子你可知道,今日宫中来人接宁子清入宫之时,大皇子和九皇子都在宁府之中,如今已经不只是我们和宁子清有所接触,朝中诸皇子也必定会刻意结交,若是宁子清转而支持了别人,五皇子到时候该如何自处?”

    霍景云手上一抖。他当然知道若是宁子清转过头去帮别人。那他的下场会如何,可是宁子清之前说的很明白,若想得到宁家相帮。就必须先拿到皇库,可是他一旦真朝着皇库动了手,除非做的干干净净不被任何人察觉,否则要是被父皇知晓。他的下场一定会比四哥还惨,所以即使是一切都已经布置妥当。他却仍然犹豫着没有动手。

    “我知道五皇子在犹豫什么,无非是觉得陛下对你并非全然无情,可是五皇子有没有想过,如今郑尚书和淑贵妃已被软禁。若不是肖鸣然一直拖延着没有回京,手中依旧握着西北数十万大军的军权,陛下真的会对你如此宽容吗。一旦肖鸣然奉命回京,陛下没了任何顾忌。到时候陛下还是否会像现在一样,只是让你远离朝堂这么简单?”

    霍景云闻言面上一颤,“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明九方言语中带着蛊惑,“与其坐以待毙,我觉得倒不如拼上一把,只要到时候做的够干净,将事情推到三皇子或者大皇子身上,到时候你有了皇库,就算宁子清反悔不愿意相帮,或是陛下想要处置于你,你也有了一拼之力,再加上肖将军的兵力,就算是走到最后一步,我们也并非没有胜算。”

    霍景云神色动摇,肖鸣然早在半月前就已经送了一批死士来到京中,凭借着那些人,他还是很有机会将皇库弄到手。若是真的能拿到皇库,他就不必再一直这么小心翼翼的唯恐哪一天丢了性命,到时候有了银钱,又有了肖鸣然和外祖父相帮,他未必没有取胜的把握,可是……

    “九方,此事事关重大,你让我再想想。”

    霍景云最后仍旧是没有下定决心,明九方眉心微皱,似乎没想到平日里乖戾张扬的霍景云到了关键时候,居然会这么谨慎。

    他不由抿抿嘴,想着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再刺激一下霍景云。

    这一边,薛柔乘着宫中的马车直接进了宫。

    她依旧是一身月白长衫,云袖和衣摆处绣着些清冷墨竹,一头长发用银边玉冠束在脑后,露出精致温雅的容颜来,此时马车里面只有她一人,无论是叶无还是长青,都被留在了正阳门外。

    皇宫大内守卫森严,她一路前行时都有人看着她,等到入宫之后,陈元亲自将她领到了太玄宫外。

    “宁公子稍候片刻,老奴这就去禀报陛下。”

    薛柔浅笑,“劳烦公公了。”

    陈元看着薛柔不卑不亢的样子,心内微微颔首,他早知道眼前这小公子的身份,所以对于薛柔露出的善意也没有回绝,他朝着薛柔和善一笑,就转身进了太玄宫中,过了片刻之后,太玄宫内就传来召她入内的声音。

    薛柔深吸口气,平复了心底涌动的情绪后,这才缓缓迈步踏入了太玄宫中。

    太玄宫分东西十二门,宫中大殿偏殿厢房无数,所有的器皿摆设皆是这宫中最为奢华精致的,而里面的模样也一如她二十年前所见那般,富力华贵的没有丝毫变化。

    当年先帝爷倚重祖父,连带着殷府子孙也得先帝爷看重,平日稍大一些的殷府子弟会入宫和皇子一同学习教养,而殷府女儿所拥有的地位,也几乎和宫里的公主丝毫不差。

    当时她最得先帝爷喜爱,又和昭容交好,所以时常入宫,这太玄宫她也曾经来过无数次,所有的地方她都熟悉的犹如自家府里,薛柔犹记得有一次,她还被昭容拉着一起偷偷的躲在龙案下面听先帝爷和大臣议事,后来昭容不小心碰到桌脚发出了声响,两人露出身形惹得先帝爷大怒,她和昭容还被罚抄了二十遍女诫,足足禁足了两个月。

    想起那些似乎快要遗忘的往事,薛柔眼中多了抹寒凉。

    她抬头看着高坐在龙椅上的正德帝,那张曾经熟悉的脸上已经刻上了岁月的痕迹,而且身处高位久了,正德帝身上的气势也早不是当初那个不受宠的皇子可以比拟。

    薛柔淡淡一笑,朝着正德帝行了个屈身礼便站直了身子,朗声道:“宁子清参见大周皇帝陛下。”

    ps:第三更话说天气预报说台风要来了月下要不要存点粮在家宅几天呢?虽然我胖成球了,就算出门台风吹不走2333<>

    那啥,换个姿势求粉红,今天卖萌滚一滚好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