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乱起(书友150531111247057和氏璧+)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无稽之言吗?

    昭容长公主神情恍惚,自从那日薛柔在她耳边说过那番话之后,她就开始日日梦魇,只要一入睡,她便感觉到阿皖好像真的回来了,她满身鲜血神情不甘的问她,问她为什么要背弃她,问她为什么要帮着他们来害她,问她为什么明知真相却隐瞒着,独自享受泼天富贵,却让整个殷氏一族蒙冤。

    这几日她天天来常宁宫,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来这里是干什么,可是她却忍不住想来。

    这里是她当年和阿皖相识的地方,也是最后和阿皖相见的地方。

    “长公主,当年之事怎能怪您,若不是殷家通敌叛国,若华小姐又何至于被连累,您当时还年幼,就算有心又怎能救得了她?”聂嬷嬷满脸心疼道。

    昭容长公主低垂着头紧咬着嘴唇,长发遮住脸孔一片苍白,那时候她不是不能救阿皖,是她没有去救。

    聂嬷嬷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以为昭容长公主思念幼时好友,她上前几步急声道:“长公主,若华小姐的事情已是往事,您与其想着这些无稽谣言,倒不如想想郡主,北戎的人再过两、三日就该入京了,难道您真舍得让郡主远嫁和亲吗?”

    昭容沉默半晌才低声道:“她身为郡主,享了荣华,就该承担应有的责任。”

    “可是那北戎人粗蛮不堪,北戎又贫瘠匮乏,长公主若心疼郡主,何不在北戎人入京之前在京中的那些世家门阀中为郡主挑一个品行样貌皆是出色的男子,到时候陛下若问起来,公主就以郡主已有婚约回了陛下就是。况且宫中还有柔嘉公主,她虽然只有十三岁,可以前也不是没有公主未及笄就出嫁和亲的先例,为何陛下偏偏选了郡主?”

    聂嬷嬷不懂,昭容长公主早年丧夫,只得了安定这一个女儿,平日里可以说是疼之入骨。可是这一次她怎会允了陛下同意让安定郡主前往北戎和亲?就连京中的普通妇人也知道。和亲去了别国的公主郡主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昭容长公主她怎么舍得?!

    昭容长公主没回话,她如何不知道安定去了北戎之后会有多艰难。可是再艰难也比如今留在大周强,不知为什么,她最近越来越觉得京中局势变的越来越乱,七哥频繁回京。而朝中也接连出现变化,她心底那一抹隐隐的不安一直缠绕着她。让她急于将唯一的女儿送出去,送的越远越好。

    将来只要大周还在,只要两国没有真正交战,北戎就会善待安定。至少这样能保她平安。

    可是这些话是不能告诉聂嬷嬷的。昭容长公主沉默良久,这才收起了脸上的复杂和恍惚,再抬头时。除了脸色仍有些苍白外,她早恢复已经成了以往那般高贵从容的样子。她看了眼常宁宫的宫门后,对着聂嬷嬷说道:“安定的事情本宫自有打算,聂嬷嬷,出宫回府吧。”

    薛柔站在树后看着两人由远及近,从她身前不远处走过然后越走越远,直到整个身形都没入了宫外的石林小道中,她才从树后露出身形来。

    她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昭容,亲眼看到她回忆往昔,回忆自己,可是她心里却生不起半点温情。

    薛柔熟悉昭容,熟悉到她每一个动作都知道那代表什么意思,虽然这些年的生活早将当初那个天真纯善的公主变得心思深沉,但是她一说谎或是不想回答时下意识耸肩垂眼的习惯却是一点都没变过。

    想起刚才聂嬷嬷说昭容救不了她时昭容长公主的反应,薛柔嘴边浮现寒凉笑意。

    她静静的站在常宁宫门前许久后,才漫步走进常宁宫中,在常宁宫中兜兜转转一直走到了最深处的寝殿,进入其中后寻到其中一根较矮的横梁,薛柔踩着垒起来的椅子爬了上去,伸手在上面摸索片刻,便从那横梁上面取下一个封存起来不大的铁盒。

    那铁盒不见天日数十年,上面的灰尘已经足有寸厚,薛柔用手将其拂散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来,将里面用油纸包着的东西取了出来。

    铁盒被随意扔在地上,薛柔拆开油纸,入目的便是蜜蜡封存的一卷明黄色圣旨,旁边还用细绢包裹着一本册子。

    这些东西,便是她当日在普济寺中所得的那封祖父遗书中所言之物。

    当年殷府出事之前,祖父就好像已经预感到殷家会面临危机,他怕殷家遭难之后这些东西落到他人手中,所以干脆将其藏在世代由殷家女儿入宫为妃后居住的常宁宫中寝殿之中,当年他如此而为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怕是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居然会真有一日用得上这东西。

    薛柔深吸口气,将圣旨拆开,那上面的字迹有些潦草,却的确是先帝所书,当她看清楚里面的内容后瞳孔一缩,下一刻她飞快打开册子,待到看清册子里所写之物后,薛柔蓦的笑了起来,笑得格外开怀。

    她“啪”的一声合上了册子和圣旨,将其全部收入宽大的衣袖里后,直接大步出了常宁宫。

    出宫之时,长青和叶无就在宫门前守着,两人见了薛柔立刻驾着马车迎了上来,薛柔什么话都没说,上了马车后就直接回了宁府。

    府中芹兮芹言早已经候着,而一身藏青袍子的方孟也在其中。

    几人见到薛柔安全归来后都是松了口气。

    “姑娘此次入宫可还顺利?”方孟开口问道。

    薛柔点点头,将今日宫中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次后这才道:“你们不必担心,正德帝如今不会冒着得罪宁家的风险来动我,他虽然不惧宁家,但是也不会蠢的去招惹无谓的麻烦,而且正德帝应该还是存着想让我归附霍家的心思,所以才会让左右相同时出马,只不过我今日驳了他的面子,接下来怕是宫里会时常来人了。”

    芹兮闻言而笑,“那可不一定,北戎的人最迟还有两日就会进京,而且京中也并不太平,正德帝未必有那心思来叨扰姑娘。”

    薛柔听着芹兮的话,见她和方孟都是满脸的笃定,心中一动出声道:“可是五皇子那边有了动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