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你找死?【灵兽蛋+4】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白雅被突然的变故吓得呆在原地。

    薛柔也没想到宫中会有人突然对她动手,她连忙一把推开身旁的秦白雅,侧身就想闪开快要抽在身上的鞭子,却不想那鞭子的主人早一步封了她的退路,红色长鞭犹如有灵性的毒蛇一样直接朝着她面上飞了过来。

    “子清,低头!”

    容璟低喝一声,薛柔下意识的连忙低头,只觉得鞭子擦着头顶打过,瞬间抽在了头顶的玉冠之上,那玉冠应声而裂,薛柔原本一头被束起的青丝全部散落下来,而没等她站定,右手便被一双大手猛的一扯,整个人撞进了容璟双臂之间,堪堪避开了长鞭。

    容璟揽着薛柔急退几步,两人站定之后朝着一旁看过去,就见到了手持鞭子盛气凌人的呼延宜凌。

    秦白雅刚才差点被打中,此时仍旧一脸苍白,而一向胆小的林楚楚在见到罪魁祸首居然是北戎公主之后,忍不住大声质问道:“朝阳公主,你好生无礼,为何在皇宫之中还敢无故出手伤人!”

    “本公主想打谁便打谁,你算什么东西!”呼延宜凌俏目一瞪,一鞭子就朝着林楚楚打了过去。

    那日在绫香楼之中的事情被呼延宜凌视作平生最大的耻辱,她不仅被薛柔言语羞辱差点死在了叶无手里,事后更是连累呼延贺一起被狄焕变相软禁,直到昨日进京之中狄焕才放了他们自由。

    今日进宫时她就憋了一肚子的火,结果还得强忍着去见了太后宫妃,被这些人言语挤兑,呼延宜凌在北戎时何曾受过这种气,所以刚才抬头一见到薛柔时她气就不打一处来。想都没想就挥着鞭子朝她抽了过来。

    在她看来,薛柔是宁家人她杀不了,可抽上两鞭子教训一番解解气那也是应该的,却没想到薛柔居然避了开来,此时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人居然敢喝问她,她当下就将怒气撒了过来。

    所有人都是惊呼出声,只觉得这朝阳公主太过跋扈。而林楚楚更是吓得下意识抱着头。

    薛柔看到林楚楚几乎被吓傻的小脸。想起林楚楚日前在她身旁娇憨可爱的叫着她姐姐的模样,连忙甩开容璟跑到林楚楚身前,转身举手挡在她脸上。那鞭子便直直的抽在了薛柔胳膊上。

    “啪”的一声,周围的人只觉得皮肉一紧,再去看时,就见到那被打散了长发的温雅少年手背上依然留下一道血痕。

    “你找死!”

    容璟脸上的杀气在那鞭子落下时便再也掩藏不住。他双眼如雷霆射向呼延宜凌,伸手抓着长鞭猛的一甩。那鞭子就到了他手中,没等呼延宜凌喝骂出声,容璟直接甩手就反抽向了呼延宜凌。

    “住手!”

    一旁传来呼延贺厉喝之声,而跟在他身旁的则是大皇子霍景凌和二皇子霍景瑞。两人都是大惊纷纷开口喝止,谁知道容璟好像根本没看到他们一样,眼中满是阴戾之色。手中鞭子狠狠朝着呼延宜凌脸上甩了过去。

    那鞭子带上了内力,几乎只是瞬间就到了眼前。呼延宜凌吓得尖叫出声,仰头闪避,那鞭子就狠狠抽在了她雪白的脖子上。

    一道鲜红血印快速浮现,那雪白的脖颈上片刻间便印出大片乌痕来。

    “啊!!”

    呼延宜凌疼的捂着脖子尖叫,容璟却没留手,再次狠狠一鞭子抽在她脸上,鞭子重重落在呼延宜凌脸上,她那张俏丽容颜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周围所有的人都是被容璟下手狠辣给吓着了,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容璟居然敢真的出手打伤呼延宜凌,而且还一鞭子将呼延宜凌毁了容,这可是北戎送来和亲的公主,她存在的意义可不只是简单的一国公主而已,若她真出了事情,北戎绝不会善罢甘休。

    呼延贺看着呼延宜凌瞬间红肿流血的脸颊,双眼暴怒,他怒吼一声就朝着容璟扑了过去。

    就在这时,御花园内突然传来正德帝略带阴沉的声音。

    “你们在做什么,还不住手!”

    容璟原本打算还手的动作瞬间收敛,他脚下一错避开了要害,却也让呼延贺两拳打在了他身上,容璟顿时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血迹来,而他的身子也仿佛受了重创一般直直地朝着薛柔那边倒了过去。

    薛柔看着容璟的动作目光一闪,连忙伸手扶住他,而呼延贺见状犹不解气,继续闪身近前就想打杀两人。

    “夏厄!”

    正德帝怒哼一声,他身旁立刻闪出道人影眨眼间便到了呼延贺身旁,单手便架住了他让他不得动弹。

    周围人这才突然反应过来,连忙齐齐跪下高呼,“叩见陛下!”

    “叩见父皇!”

    正德帝几步上前,他先是扫了眼瘫在地上满脸是血的呼延宜凌,又看了眼倒在薛柔身上气若游丝的容璟,冲着满园的人怒声道:“这到底怎么回事,皇宫大内岂容放肆,呼延贺,你居然胆敢在朕的皇宫中出手伤人?!”

    “周皇陛下,是容璟和宁子清先出手伤了宜凌,容璟还毁了宜凌的容貌!”呼延贺怒声道。

    原本被吓的呆住柔嘉公主听到呼延贺如此说顿时回过神来,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几步跑到正德帝身旁抱着他的腿说道:“父皇,他说谎,是他们先出手伤人,是那个北戎公主突然出手想要打杀子清哥哥,后来又咄咄逼人想要伤楚楚和我们,子清哥哥为了救了我们自己才被打伤,十三皇子是气不过才出手的,他说谎!”

    正德帝看着哭得眼睛红肿的女儿,将目光落在了宁子清身上,这才发现他的发冠早被打落,一头长发全部散落下来披散在脑后,此时风一吹,那乌青的发丝飞扬之间,宁子清原本俊朗温雅的容颜多了几分细致柔和,而那双眉眼在这幅模样上更是让他觉得莫名的熟悉。

    正德帝将目光落在薛柔手臂上,顿时就看到她被鞭子抽烂的衣袖,还有从白皙手背蔓延而上的血迹,此时她半边衣袖都已沾上了血色,让她整个人身上多了抹戾气……

    ps:第三更,月下在努力捡节操刚秒了一眼新书总榜发现和上面那总裁文就差20来张粉红月票,人家好想爆了她的菊嗷嗷嗷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