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狂飙的鼻血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容容璟和芹兮、方孟几人离京后,宁府每日都有大夫进出,容璟“养伤”的别院里更是日日汤药不断往里送,对外谁也不知道,原本该“重伤未愈”躺在床上的容璟早就不在京中,而那间屋子里躺着的有时是芹言,大多数时候都是暗三。

    这一日,府中下人送来了一封书信,信上没有署名,不过当看到里面熟悉的字迹后薛柔就知道是谁送来的,只是当看完信中所写内容之后,薛柔神色变得十分奇怪。

    “薛姑娘,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暗三在一旁看见薛柔神色变化小心问道。

    自从那天晚上他违拗了薛柔的意思,被薛柔冷言了几句后,这几日他出入宁府时总觉得后颈有些凉飕飕的,再加上每次那个傻大个吃货芹言看着他的眼神都有些奇怪,让他以为那天晚上他差点将昭容长公主扛回府中的事情被薛柔发现了,所以他都小心的避着薛柔不让她有机会生气。

    然而一连过了好几日,薛柔却好像完全忘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也没再提起过让他回容璟身边的话,他这才心安了些,不过行事时终究比之前要谨慎小心了许多,实在是那天晚上薛柔那淡淡扫过去的冷眼让他心里有了阴影。

    薛柔将信纸抖了抖淡淡问道:“往日里皇后和大皇子之间的关系如何?”

    暗三想了想说道:“据我们宫里的眼线说,皇后和大皇子一直都不亲近,大皇子出生后皇后也未曾照顾,他一直都是由奶娘和贴身嬷嬷带着长大,后来大皇子出宫立府之后皇后跟他更是少了来往。据说每次大皇子进宫去看皇后时,皇后都从未给他过笑脸,而且当初大皇子娶妃之时,皇后连喜宴都未曾出席,而大皇子妃几次想进宫参见都被皇后宫中的人挡了回来。”

    薛柔若有所思,突然想起在宫中见过两次的娇憨少女开口问道:“那柔嘉公主呢,皇后对她可好?”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皇后对大皇子冷心冷情的完全不像是母子。但是对于小女儿柔嘉公主却是十分疼爱,去年柔嘉公主生辰时,皇后在宫中设宴广邀京中贵女为柔嘉公主庆贺。除此之外还特地请来最好的能工巧匠为柔嘉公主造了一座水上阁楼当作生辰礼物。”暗三说道这里时心中也颇为奇怪。

    无论是哪国皇室里,疼爱皇子冷落公主的人比比皆是,可是疼爱公主冷落皇子的他却还是第一次见到,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一国皇后。按理说无论是立长还是立嫡,大皇子都有几分争夺皇位的成算。只要皇后好好辅助教导,未必就没有登基的那一日,然而皇后却好像完全无心于那个位置一样,如此冷待自己的亲儿子。这也实在太过诡异了些。

    薛柔闻言目光微闪,殷毓秀这种冷待儿子的表现好像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正德帝,她无意让自己的儿子争位。也无意参与宫廷斗争,难怪她身份特殊正德帝这么多年也未曾怀疑过她。也难怪她能常坐皇后之位二十年,只是……

    殷毓秀真是这么甘于现状的人?

    薛柔嘴角露出冷笑,殷毓秀若真是如此甘于平淡安守本分的人,又怎会背弃殷氏一族改名换姓跟了霍建成,她若真像表面上那样雍容不争,这二十年来又怎能在没有娘家的依靠下死死将皇后之位把持在手中?皇宫是个吃人的地方,后宫里的女人若是不争不抢,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她又看了眼手中的书信,信中郎子衍告诉她,他故意放人将大皇子的贴身之物送进宫中求救,甚至还让人将大皇子的口信也送了进去,然而宫里却完全没有反应,皇后甚至还下令严惩了那个将东西送进凤藻宫里的宫人。

    薛柔摩挲着手中信纸,眼中满是深思。

    殷毓秀,她到底求的是什么?

    暗三见状不敢出声打扰,只能扭头朝别处望去,谁知道一抬头就看到芹言站在不远处抱着什么东西吃的正欢。

    他微微皱眉,他记得好像半个时辰前才用过午膳吧?

    暗三看着芹言手里捧着的东西颇为眼熟,好奇下靠近了几步,可是当他看清楚芹言怀里那黑不溜秋的罐子时整个人如遭雷劈,他气急败坏的几步走上前去,劈手就想夺那罐子。

    “你不要命了,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

    这些东西都是那些大夫替身受重伤的“公子”做的各类大补药膳,补气血补精气,无一不是各类珍品,这些东西若是给受了重伤的人吃当然是很好的,能快速帮助恢复伤势补足气血,可是没受伤的人吃了却会虚不受补,更何况他们是练武之人,本身就气血旺盛,这些东西他们吃了不仅没有好处,反而会让他们体内内力絮乱。

    芹言反应无比迅捷,她一个转身快速将陶罐护在怀里,她把里面剩下的东西全部塞进嘴里,然后脸鼓得跟蛤蟆似得嘴里不断蠕动,双眼瞪着暗三怒道:“你敢跟我抢我吃的?!”

    我抢你大爷!

    暗三看着芹言护食的炸毛样子差点忍不住爆粗口,最后忍了又忍才气急败坏的说道:“你知不知道这里面都是什么东西你就吃?”

    “不就是老母鸡炖蘑菇么,老娘以前吃的多了,就是没这味道好……”芹言咂咂嘴。

    “老母鸡炖蘑菇?!”

    暗三整个脸都黑了,他颤巍巍的指着芹言,真想喷她一脸,那是血燕,还有上好百年灵芝肉,之前他甚至还在里面看到了南海才独有的海中珍品,到了芹言嘴里居然成了老母鸡炖蘑菇……他正想说话,就看到原本还笑嘻嘻的芹言脸颊上快速红了起来,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还没等他出声,就见到她高挺的鼻子里突然飙出两管鼻血来,顺着小麦色的肌肤蜿蜒而下……

    暗三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瞪着眼看着芹言怒声道:“你该不会把我这些天让人倒掉的东西都捡来吃了吧?!”

    芹言捂着鼻子理直气壮,“浪费粮食会遭雷劈的!”

    “……”暗三差点背过气去。

    两人的动静终究是传到了薛柔耳边惊动了她,当她抬头看到芹言狼狈却还信誓旦旦的样子时,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还没等她说话,门外仆人就匆匆走了进来,对着薛柔说道:“公子,宫里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