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皇后的异常【粉红280+】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薛柔挑眉,正德帝居然把呼延宜凌赐给霍景瑞?!

    “怎么回事?”薛柔低声问道。

    芹言小声说道:“刚才席间正德帝一直未曾提起和亲的事情,是景王突然说起来的,他说朝阳公主是北戎娇花,此次千里迢迢来大周就是为了两国能结秦晋之好,正德帝当场就应下来准备让呼延宜凌入宫,甚至连给她的封号都想好了,封宜妃,谁知道这时候一个宫人倒酒时却刚好弄掉了她脸上的面纱……”

    说到这里,芹言忍不住憋笑道:“公子你没瞧见,刚才正德帝脸都青了,而且呼延宜凌当着众人的面就给了那宫人两鞭子,正德帝脸色就更难看了,当时二皇子为了讨好冒了个头劝了呼延宜凌两句,没想到正德帝居然就借机直接把呼延宜凌指给了二皇子…”

    芹言边说边忍不住的笑。

    薛柔刚才走神没看到情景,可是听芹言一说却也能大抵猜到当时是什么情况,她扭头看向霍景瑞那边,就见到席间众人已经在纷纷在朝着他道喜,更有人昧着良心说什么天作之合之类的好话,而霍景瑞一向伪装的极好的笑容,在众人接连的道贺声中几乎快要挂不住。

    薛柔也不由低声笑起来,这霍景瑞简直是倒霉透顶。

    北戎一行人送朝阳公主来大周和亲,所有人都知道呼延宜凌是要被送进宫中的,到时候她大抵也和月妃一样得个封号居于宫中,成为正德帝后宫众妃子之一,若是有能耐邀得圣宠自然是好,若是没那本事怕也只是孤老宫中的下场,然而后来呼延宜凌因为那夜绫香楼内的矛盾动手打伤薛柔。被容璟暴怒之下毁了容貌。

    如今距上次宫宴还不到十日,连她手臂上的伤疤都还没掉,更别说是被容璟用内力打伤的呼延宜凌了,更何况当初太医也说了,她那张脸就算是治好了以后也只能是石脸,无哭无笑,无喜无怒……正德帝就算是再大度。也绝不可能迎一个毁了容的女人入宫。更何况呼延宜凌后来表现出来的跋扈,更不可能是正德帝能容忍的。

    只是大概所有人都没想到,正德帝会把这个他不想要的女人塞给他的亲儿子。还塞的这么理所当然一副恩赐的样子。

    赐婚……

    短短两个字,却让所有都成了定局,霍景瑞就算是再不满也不能拒绝,否则就是抗旨不尊。

    “公子。你看皇后,她这是怎么了?”

    薛柔正一脸兴致的看着霍景瑞脸色跟染了花盘一样不断变化时。芹言却突然低声道。薛柔神色一顿,不着痕迹的看向坐在正德帝身旁一些的殷毓秀,发现她脸色虽然一如之前那般镇定,可是眸子里却满是阴沉之色。而且她还眼尖的看到,殷毓秀隐藏在袖子下的双手正紧紧抓着衣裙紧握成拳,显然她此时的心情并不平静。

    她一双眼带着几分阴戾。目光直接落在不远处的呼延宜凌身上,当看到她那张疤痕交错的脸时。眼底阴沉之色更重。

    殷毓秀突然就开了口,“陛下,这赐婚怕是有所不妥。”

    她声音并不大,甚至显得有几分柔弱,然而在她话一出口后,席间所有人却都是安静下来,不少人都奇怪的看着皇后,他们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正德帝今日之所以赐婚,不过就是想把呼延宜凌这烫手山芋扔给霍景瑞,所以他们才会在旨意一下时就附和着开口道贺,意思就是把这事情定下来,就连霍景瑞本人也是忍着不甘不敢抗旨,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皇后却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声说这桩婚事不好。

    薛柔也是微眯着眼看着殷毓秀,按理说大皇子出事后她都能不闻不问,显然是想要明哲保身,那她此时如此做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殷毓秀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正德帝显然也没想到皇后会开口阻拦,他登时沉着脸,“皇后此话何意?”

    殷毓秀听出了正德帝话中的不喜,却还是说道:“两国和亲乃是大事,二皇子能为大周与北戎结秦晋之好也是喜事一桩,不过臣妾记得早几年时,二皇子与陵西郡王嫡女周淑青就已经定下了婚约,只是因为陵西郡王父亲、母亲相继去世,周淑青要为长辈守孝这才误了婚期,可周淑青无论怎样都已是二皇子正妃,陛下如今将朝阳公主赐婚给二皇子,难道要让朝阳公主为侧妃……”

    呼延宜凌顿时怒道:“我堂堂北戎公主,岂能委身做妾?!”

    正德帝皱眉,刚开始还有些想不清楚皇后所说的婚约是何时的事情,直到半晌后才突然想起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陵西郡王之女天生命格奇特,说了几次亲都在过门之前克死了男方,陵西郡王找了大师解命之后,才说周淑青命格太硬,只有配了这天下最尊贵之人才能压得住命格,而大周最为尊贵之人莫过于天子和皇子。

    当时陵西郡王爱女心切,亲自入京求到了正德帝跟前,闹得他头疼不已,最后还是霍景瑞自己站出来将这婚事揽了过去,才将陵西郡王打发出宫,后来霍景瑞和周淑青定下婚约,却恰逢陵西王府老王爷、老王妃三年内先后逝世,周淑青按照祖宗先例接连守孝六年,这桩婚事也就耽搁了下来。

    这几年时间过去,正德帝几乎都快忘了这事情,此时被皇后提起这才想起来。

    呼延贺看正德帝神色就知道皇后所言不假,顿时恼怒道:“周皇陛下,我们是带着诚意前来,宜凌也是北戎最尊贵的公主,岂能委身给一个皇子做妾?!”若这个人是正德帝也就算了,皇宫内院妃嫔众多,呼延宜凌成为其中一人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可是这个人换成二皇子却绝对不行!若是真同意让北戎公主给大周皇子做妾,那北戎岂不是平白低了大周一头。

    霍景瑞原本不甘的神情突然就淡了,他看了眼呼延贺和呼延宜凌,微垂眼眸恢复了以前对正德帝时温顺的样子,好像一切都等着正德帝为他做主。

    ps:第三更……说出去的话就算拼残也要做到不是打滚求票我要票我要票!!!!

    ps:那些客人26号早上走,等他们走了月下一定要美美睡上一觉,这几天累的脸都起褶子了嘤嘤嘤嘤成小老太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