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皇后被罚【死湖hp灵兽蛋+6】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砰!”

    正德帝闻言怒极,他猛地伸手扫掉龙案上的东西,奏折连同茶盏香炉哗啦啦的散落一地,发出巨大的声响,而正德帝却好像完全不在意那些被茶水弄污了的奏折,他一手紧紧抓着西北密报,眼色暴戾满脸阴鸷。

    好一个肖鸣然,好一个振威将军!!

    他居然早就策划好了,在西北率军谋反的同时在京中劫走肖明珠,还有他那个大逆不道的儿子!难怪他要私下抓住老七,原来只是为了配合京中的行动怕走漏了风声,这一次若不是老七脱逃,怕是等到肖明珠和霍景凌离京后他还被蒙在鼓里!

    只是肖鸣然,想要这么容易带人返回西北,他未必想的太过容易!

    “来人,让顺天府立刻封锁城门,命羽林军、京畿卫和建卫营全部入城搜捕,今日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霍景凌和肖明珠给朕找出来,若找不出来,让陈昭然和刑部的人提头来见!!”正德帝怒声道。

    “是,陛下!”

    “传旨沐恩侯和其世子沐炀,大将军吕奉先即刻进宫,下旨陵西郡王,让其镇守东南无朕亲旨不得异动!”

    正德帝接连几道圣旨下来,陈元连忙磕头前去传旨,等到他领着小太监退出去后,勤政殿内却还是阴沉一片,正德帝脸上阴沉之色让得整个殿内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殷毓秀沉默片刻,伸手想要安抚正德帝的怒火。

    “陛下勿急,这么多人搜捕,他们是逃不出京城的……”

    “你还敢说?!都是你给朕养的好儿子,上一次同人一起算计了朕的皇库。害死了老五和老九,如今居然还敢联合肖鸣然一同造反放走肖明珠,早知道他如此不知悔改,朕当日就该杀了他一了百了,又怎会有今日之事?”正德帝伸手打掉殷毓秀的手,怒极道:“朕现在不想见你,立刻滚回你的凤藻宫去!”

    上一次在西山平邑山庄。霍景凌虽然杀了霍景云和霍景青罪不可赦。可是正德帝却只是斩了他一条胳膊留下了他条性命,其中多少是念着他是皇后之子,当年殷家被灭之后。殷毓秀改名换姓跟着他,这些年对他也是恭敬柔顺,而且正德帝刚死了两个儿子,也还有几分父子之情。所以才会放过霍景凌。可是如今霍景凌不仅不思悔过,居然敢连同肖鸣然一起造反。正德帝丝毫没想过霍景凌也许不是自愿被劫狱,只是以为霍景凌早就和肖鸣然算计在了一起。

    如此想之下,他甚至怀疑西山皇库之事本就是肖鸣然和霍景凌一起算计,而如今皇库之物也在肖鸣然手中。否则他哪来的底气哪来的粮草带着三十万大军造反!

    想到霍景凌帮着肖鸣然违逆犯上,正德帝杀心怎么也忍不住,此时再听到殷毓秀安慰的话却犹如捅了心窝子。他怎能不怒。

    殷毓秀被正德帝喝骂,脸上闪过抹羞怒。她眼底浮现出狠色,却在瞬间就忍了下来,她泫然欲泣的看了眼正德帝后,咬着下唇浮现抹委屈之色,让得正德帝蓬勃的怒气猛的一顿,正德帝看着那双和阿皖相似的眉眼中淡淡的泪意,心底闪过迟疑,却在想起霍景凌所做之事后强压了下去,虽然仍旧大怒,话语却也没了刚才的冷厉。

    “你现在就回凤藻宫去,即日起闭门思过抄录佛经,没有朕的允许不准踏出凤藻宫半步!”

    殷毓秀见自己如此这般之后,正德帝依旧震怒,她便知道这一次霍景凌惹来的麻烦是真正的牵连到了她,而且她也熟悉霍建成的脾气,知道什么时候该柔弱,什么时候不该痴缠,所以她捏了捏掌心后这才强忍着收了泪意说了声“臣妾遵旨”后就转身离开,从头到尾都没再发出任何声音。

    只是在路过薛柔身旁时,殷毓秀停了一下,看向她的目光中满是阴沉之色,哪还有半点方才的柔弱委屈。

    她冷冷扫视了一眼薛柔后,这才冷哼一声快步出了勤政殿,正德帝根本没听到殷毓秀那声冷哼,他眼中只是看到身着锦绣宫裙的皇后落寞的背影,心中不知不觉生出些愧疚,想起这些年皇后从不过问朝中之事,也从不插手任何皇子之争,正德帝心中对她的迁怒不由就淡了些。

    薛柔看着正德帝柔和下来的眼神,嘴角不屑扬起,眼底更是毫不掩饰的露出嘲讽笑意,她却不知道,原来殷毓秀的演技居然这般好,好到就连正德帝都能被她的一举一动所影响,就算她“儿子”背上了谋逆叛乱的罪名,居然也能让正德帝对她只是禁足而已,这一点若是放在别的妃嫔身上,怕不是削去位分就是打入冷宫,就比如霍景云的生母淑贵妃,即使儿子身亡依旧没免了自己罪名。

    殷毓秀倒真是好手段!

    肖鸣然明反的消息送进来后,正德帝也再无心去管宁子清和柔嘉公主的婚事,他只是说了句让薛柔回去好好想想,此事容后再议,就让薛柔退出了勤政殿,薛柔心里明白正德帝并未歇了让她娶柔嘉的心思,只是因为眼下肖鸣然的事情更重要,他无暇顾及此处而已,待到他日肖鸣然事情处理好后,他必定还会为此事纠缠,她却也没多说,只是装着没听懂正德帝话里的意思,直接回绝了正德帝让她在宫中停留的意思,转身出了宫。

    等到两人绕着御花园行至夜华池边时,却不想直接遇到了早就等在那里的柔嘉公主。

    她微垂着头站在一旁新发枝的柳树下,依旧是一身娇俏粉色宫裙,脚上穿着一双云烟如意水漾的同色锻鞋,头上堕马髻上插着双碟明珠发簪,只是之前赏花宴时候这幅打扮让她越发俏丽慧黠,可是此时映衬着她脸上的失意和身遭的气氛,就连身上的衣衫首饰也显得黯淡许多。

    薛柔和芹言行至此处时顿时惊动了柔嘉公主,她原本低垂着的头快速抬起,一双漂亮的杏眼定定的看着薛柔快速泛红。

    ps: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