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毒发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暗三领着薛柔直接绕过正门去了容璟居住的院子,沈延陵站在门口,一见薛柔后顿时脸色难看。

    “你来干什么?”

    薛柔皱眉看着沈延陵脸上难以掩饰的怒气,有些不明所以。

    她和容璟认识的时间不算短,也和沈延陵有过几次接触,她一直都知道沈延陵并不喜欢容璟和她接触,甚至一度觉得她会给容璟带去麻烦,可是这些心思他一直隐藏的很好,表面上和煦见了她也是恭谨有礼,如今这般毫不掩饰的怒意倒是让薛柔一时间怔住。

    她微微皱眉看着沈延陵身后紧闭的房门,半晌才开口问道:“容璟出什么事了?”

    “我家公子出什么事都和你无关。”沈延陵冷着脸道。

    薛柔在原处站定,皱眉看着沈延陵,“我可有何处得罪了沈公子?”

    沈延陵垂着眼帘冷淡道:“岂敢,薛姑娘本事之大世间罕有,沈某自愧不如,薛姑娘步步谋算不惜犯险布下大局,沈某虽不知道薛姑娘到底所求为何,不过却希望薛姑娘以后不要再来骚扰公子,公子身子不爽,薛姑娘请回吧。”

    薛柔原本心中隐约浮起的担心在沈延陵毫不客气的冷语相向后,顿时消散无踪,她不觉得自己对容璟有何亏欠,更别说一直都是容璟来缠着她,若非如此她也几乎不会和容璟有任何交集,如今到了沈延陵口中却成了她缠着容璟,薛柔心中生出丝怒气,脸上的表情瞬间淡漠了几分。

    一旁的暗三见薛柔神色冷下来,心中不由一急,他跟着薛柔的时间远比沈延陵多。自然对薛柔和自家公子的事情更了解一些,而且他也很清楚薛柔的性情,那简直可以说是冷心冷情的不行,她本就对公子没有任何绮念,如今再被沈延陵这一挤兑,怕是就算隐约有好感也几乎没了。

    他几步上前拽了沈延陵一把,“是我去找薛姑娘过来的。”

    沈延陵瞪了暗三一眼。“谁让你去找的?!”

    “公子如今状况。若不找薛姑娘还能找谁,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公子毒发?”

    暗三也怒了,瞪着沈延陵没好气问道。沈延陵刚想说用不着去找薛柔,暗三就狠狠道:“沈公子你别忘了薛姑娘也是宁子清!”

    沈延陵瞳孔一缩,到嘴边的话顿时噎在了喉间。

    这些日子京中发生的事情他全程都有参与,若说之前他们以为宁子清的身份不过是薛柔胡编乱造出来的话。如今已经有七八分可以确定,薛柔就算不是宁子清本人。也绝对和宁家脱不了关系,否则宁子清出现在大周盛京的消息已经过去了将近半年,别说是大周境内,就算是南楚和北戎也都收到了消息。宁家不可能还被蒙在谷中。若薛柔真是冒充宁家人,以宁家的财势绝不可能放任这么一个人顶着他们的名号在外招摇撞骗。

    而且薛柔手中握着的财势人手绝非普通闺阁之女能拥有的,她的消息网和人脉甚至比他们在大周布置了整整三年还要广。更何况当初皇库之物运出之后,不过短短不到十日时间。那些珠宝玉器和皇家私银等等不好处理的东西,却都被薛柔的派去的那几人处理的干干净净,只交给了他们相当于皇库一半财物的银票和现银。

    若她不是宁家人,她哪来的那么强大的渠道去处理那些寻常商家都不敢接手的东西?!

    暗三见沈延陵黑着脸不说话,这才对着薛柔说道:“薛姑娘,沈公子方才所言并非有意,还望姑娘莫怪,他只是因为公子身体的事情才会迁怒姑娘。”

    薛柔听到暗三的话神色一闪,还没来得及问话,就听到沈延陵身后紧闭的房门之中传来一阵东西落地的声音,还隐隐有如同野兽一般的低吼声,那种声音仿佛是来自身体最底层的嚎叫,痛苦狰狞,好像在拼命忍受着什么。

    暗三听到这声音,吓得连忙冲到门外对着里面叫道:“公子,公子你还好吗,薛姑娘来了……”

    房内的嘶吼突然顿住,半晌后才传出沙哑的声音,“滚!”

    薛柔顿时就听出了那声音是容璟的,只是少了往日的邪魅无赖,满是阴沉疲惫和抗拒,她冷然对着暗三道:“把门打开。”

    暗三迟疑了一下,这才伸手把门打开,他原本只是想让薛柔利用宁家的势力看能不能找到帮公子的办法,谁知道房门一开之后,薛柔在门口停了一会直接走了进去。

    “薛姑娘!”

    暗三和沈延陵都吓了一跳,容璟毒发的时候六亲不认,就连他们靠近也会被伤,更别说薛柔完全不懂功夫,他们两连忙伸手就想拉她回来,却不想薛柔回首淡淡看了两人一眼,两人不知不觉就停在了原地。

    薛柔见两人没再过来,这才回首看着房内,房中的窗户全部被暗纸木条钉住,完全挡住了外面的光线,里面黑漆漆的看不清任何东西,但是薛柔却隐隐闻到一股很浓的血腥味道。

    她从怀里掏出火折子,轻吹了两下,等到上面的火光再次闪现之时,她才借着微弱的光线隐约看清了房内的情景,房中桌椅和柜子倒了一地,而原本摆放的瓷器茶盏也全被砸碎,四处都可见被撕烂和扯破的东西,而在那些东西之上,还有一些暗红色血迹。

    薛柔在房中找了一圈后,才在一旁的角落里看到了蜷缩在那里的容璟。

    他紧闭着眼,平日里邪魅不羁的脸上满是病容的惨白,而嘴唇上的青紫色更是诡异的吓人,他整个身子都缩在角落里,裸露的肌肤上全是伤痕,那些伤痕深浅都有,上面血迹未干,丝毫不像是被外力所伤,反而像是自残所得。

    薛柔皱着眉靠近了一些,看着容璟疼的颤抖的身子轻声道:“容璟?”

    原本紧闭着眼的容璟仿佛被惊动了一样豁然睁眼,一双眼中满是血色,而看着薛柔的目光也是冷漠的吓人,那种目光就像眼前的薛柔只是死物……

    ps:第一更,下午突然有事加班,所以回来晚了,抱歉抱歉

    ps:看到书评区icho亲在帮忙抓虫,月下有时间会去改一下么么哒(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