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事起【+17】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霍景瑞怎么也想不到,他忍了这么多年,布置这么多年,处处小心谨慎不落错处,如今好不容易除去了朝中最大的几块绊脚石,前途一片大好时,却生生的被几句流言给彻底毁了。

    霍景瑞气急之下身子忍不住晃了晃,那小太监连忙上前扶着他。

    “王爷,此时不是生气的时候,您还是快些想办法该如何挽回陛下的心吧,否则照此下去,康王殿下成为太子是迟早的事情……”

    “本王知道。”霍景瑞一把推开小太监,伸手杵着假山喘息两声后,这才厉声道:“你只需要好好替本王看着父皇和老七的举动,若有什么事情立刻告知本王即可,其他事情本王自有计较。”

    那小太监连忙点头,霍景瑞伸手递给他几张银票,这才颇为狼狈的转身离开。

    等着他离开后不久,那小太监方才恭谨小翼的态度消失无踪,他抬头看着霍景瑞离开的方向,手指磨蹭了几下手中的银票,嘴角露出些不屑笑容,然后将之一把塞在怀中后直接快步离开,只是他前去的方向却不是勤政殿,而是直接绕过御花园朝着御膳房而去。

    一路上他碰到不少宫人,小太监因是在勤政殿服侍,平日又受陈元看重得以入殿内服侍圣上,所以人人见面都与他打招呼叫他一声印公公,而他也不傲慢,态度十分亲和,一路上同不少人有说有笑,直接绕过御花园北侧的宫殿一路去了御膳房。

    “印公公来了?”御膳房的厨头儿咧嘴笑道。

    小印子点点头,对着他说道:“今日可有余下的参汤,我给陈公公送些去。”

    那御膳房的大厨早就知道宫里那点事儿,心知小印子是想借此讨好陈元。毕竟这宫里陈元权势滔天,除了陛下,哪怕是寻常妃子宫嫔见了他也要给几分好脸叫上一声陈公公,而且小印子又在陈元手下干活,自然是要更为讨好,他也不是第一次来御膳房拿汤,所以那厨头儿直接从一旁的笼屉里端了两盅参汤出来。装在食盒里递给小印子。

    “小的早知道印公公你要来。一早就备好了,这一盅是孝敬陈公公的,另外一盅是给印公公你的。还望印公公有机会能替小的在陈公公面前多美言几句。”

    小印子笑眯眯的接了过来,从怀里掏出几锭碎银子一张小额银票抛给那厨头儿,朗笑道:“放心吧,陈公公疼我。有了好处肯定少不了你们的。”

    那厨头儿顿时眉开眼笑,而小印子则是提着装着参汤的食盒直接去了勤政殿。

    此时七皇子已经离开。正德帝也正在内殿休息,一旁不需陈元伺候,他便靠在侧殿的矮几上小憩,小印子提着食盒进去时正见到陈元脸上露出几分疲惫之色。他连忙将参汤送了上去笑着道:“公公,您瞧您这些日子累的,陛下心情不好劳累的总是您老。奴才方才路过御膳房,正巧给您弄了些参汤过来。您快喝些补补。”

    陈元睁眼看着小印子,见他眉眼间十分恭谨,一双眼睛满是灵动之色,不由拿着手里拂尘敲了他一下说道:“算你小兔崽子有良心,知道心疼本公公,也不枉杂家处处提点你。”

    “公公对小印子的恩德小印子都记着呢,要不是有公公,小印子早不知道轮回了几次了,救命之恩小印子至死都不敢忘怀。”小印子摸着后脑勺嘿嘿一笑,然后快速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来放在陈元桌前,低声道:“公公,方才奴才见过禹王了,他也问过奴才这几日陛下的动静,这些银票都是他方才给奴才的。”

    “哦?你是如何跟他说的?”

    小印子低声道,“奴才都照着之前公公吩咐下来的,一字不差的告诉了禹王,他走的时候脸色很难看,还气愤之下砸破了手。”

    陈元笑着点点头,一张略显老态的脸上看不出来态度如何,他瞄了眼桌上的那叠银票,用手弹了弹道:“这禹王出手倒是大方,只可惜用错了地方,罢了,这些银票你自个儿拿去收着吧,下次他若再寻你,你还是照着之前所说告诉他即可。”

    小印子闻言笑起来,伸手将银票塞进自己怀里,乐呵呵的将参汤端出来递给陈元。

    陈元见他殷勤样子眯着眼,“你倒是不客气,杂家让你收着你就收着了?”

    “奴才知道公公心疼奴才,等奴才回头去赌两把多赢些银子回来,替公公买些好食材好好补补身子。”小印子咧着嘴直乐呵。

    陈元闻言顿时笑起来,这小印子是他三年前在宫里救下来的,当年他犯了错得罪了当时的月妃本应被杖毙,后来却因为他随口一句话免了一死,只受了杖责,陈元原本早将这事情忘在脑后,谁知道这小家伙却视他为救命恩人,处处照顾讨好。

    刚开始陈元对小印子自然是无比防备,甚至从不让他近身,也从不用他所送衣食,可是一直观察了两年,还几经试探后,他才发现这小太监虽然有些小心思,为人也算不上磊落,但对他到底是真的好,有好吃的好用的第一时间想到他,只要他有个伤风咳嗽这小子也总是不顾日夜的照顾。

    陈元自幼就剃了子孙根,注定孤寡一生没有子嗣,才十来岁大的小印子经常在他身旁伺候撒娇耍赖的,渐渐的倒是博了他几分怜爱,而且陈元也极喜欢小印子在他跟前不做作不隐瞒的样子,有时候倒是也让他有了几分眼前这小子是自己子孙的感觉。

    他拿着汤匙敲了小印子一下说道:“杂家看你这辈子都戒不了个赌字了,小心迟早有一天栽在这上面。”

    “奴才不怕,有公公疼奴才护着奴才呢。”

    “你个小猴子,杂家也劝不了你,不过你可听好了,赌归赌。可别乱惹事儿,不然到时候杂家也保不了你。”

    小印子捂着额头嘿嘿一笑,嘴里说了声知道了,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没走多远且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快步跑了回来,从怀里掏出来个小盒子放在陈元跟前说道:“这是奴才前几日让人寻来的,公公瞅瞅喜不喜欢。要是不喜欢奴才再让顾大去寻。”

    说完没等陈元反应。就又一溜烟的跑了,看那跑走的方向正是后四司的地方。

    陈元见他那样子就知道是得了银钱跑去跟人赌钱去了,顿时没奈何的摇摇头。他伸手拿过盒子打开一看,就见到里头躺着个上好的鼻烟壶,沁人的玉色上好的雕工染色,一看就是极品货色。怕是没有几十两银子拿不下来,他不由笑出声来。难怪前几日去监视这小子的人说他跟宫中采办的顾大来往密切,原来是让人给他捣鼓这东西去了。

    他以前不过是无意间提了一句,没想到他竟是放在了心上,陈元思及此。一向睿智冷淡的眼中也不由带起几分和缓笑意,把玩着手中的鼻烟壶低笑道:“这小兔崽子……陈光。”

    “公公。”

    “刚才小印子可有异常?”

    “回公公,他的确是按照公公的吩咐将话带给了禹王。而且看禹王的样子也信以为真了,禹王走后。印公公就直接去了御膳房拿了参汤回来,一路上没有再去过别的地方。”

    陈元点点头,神色更满意几分,把玩着鼻烟壶笑的温和,“以后不用处处监视于他了,若有需要杂家再吩咐你。”

    “是,公公。”

    陈元将参汤喝下后,或许是心情好的原因,整个人的气色也都好了不少,他整理了一下衣物后就转身进了正殿,准备将方才的事情禀告给正德帝。

    御膳房中,小印子离开后不久,采办的顾大就送了新鲜蔬菜进去,他和厨头儿两人乐呵呵的聊了几句后,顾大就出了宫回了自家宅子,不久后,顾家宅子不远处,一个精瘦大汉趁着夜色离开,径直去了宝华楼。

    “姑娘,正德帝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方孟听完顾大所言之后,皱眉看着一旁的薛柔。

    薛柔也是皱眉,面上有些不解。

    那些关于霍景瑞的流言的确是她让人放出去的,其中也没少了狄焕和容璟推波助澜,可是她没想到,正德帝居然也会借此行事,不仅表现出一番为流言所动冷待禹王的样子,而且还在这段时间里力捧康王,几乎将朝中大半的势力都交给霍景离,那样子莫说是霍景瑞了,就连她也有一种正德帝准备立康王为储君的错觉。

    可是薛柔却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若正德帝真有意立康王为储君,以他的性格,他绝不会在此时这般宠爱于他,将他拉拔起来树立成众人的靶子,这样的康王若是有一点半点的行差踏错,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他这番行为,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帮康王,反而更像是在配合暗中之人行事,想要逼着霍景瑞狗急跳墙?

    可是……他为何会如此?

    薛柔目光闪烁,心里突然有个极为大胆的猜测,可是瞬间却又否定了下去,因为如果真如她所想那样的话,有太多的地方说不通,她不由一下一下的敲着桌子,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方孟和顾大见薛柔沉思,也不敢出声打扰,半晌后,薛柔才抬头问道:“印舛在宫中可还好?”

    顾大连忙说道:“他还不错,之前监视他的那些人都撤走了,看样子经过这一次的事情陈元应该已经相信他了,我听他的意思,陈元好像是把他当了子侄,心里起了怜惜,对他也十分照顾。”

    “你让他还是小心一些,切莫因此就大意,那陈元跟着正德帝数十年,心思深沉老练,绝不是那么容易骗过去的,一旦陈元发现他有异常,必定不会因为这几年的那点情分就放过他。”薛柔叮嘱道。

    顾大点点头,“我会转告他,印舛是那批孩子里最聪慧的,必定知道怎样瞒天过海,不过姑娘,印舛让我问姑娘一声,可还要照之前所言推波助澜一把?”

    “不用了。”薛柔眸子微闪,“既然正德帝和陈元已经做了咱们想做的事情,那现在就等着看戏吧,我倒是要看看正德帝到底想要做什么。”居然这么毫不顾忌的挑拨禹王和康王的关系,这样的正德帝让她也有些难以猜透心思。

    顾大又留了一会,薛柔吩咐了他一些事情之后,他才趁着夜色从暗道离开,等着他走之后,方孟才看着薛柔说道:“姑娘,之前救回来的那些人都已经交给了郎大人,郎大人接审之后留下了状纸和画押,就将他们送去了顺天府衙,果然和你之前猜的差不多,陈晟听完他们是状告左相魏坚之子行凶杀人强抢他人之妻的事情后,就借机把此事压了下来,还暗中通知了魏坚,魏坚派人想要暗中解决那些人,被咱们的人救了下来,只是许多人都受了伤。”

    薛柔闻言点点头问道:“他们所在之地可还安全?”

    “姑娘放心,那里是一处商人的宅子,那人在京中呆了大半辈子,一直恪守本分名声甚好,几年前他生意失败,是芹兮出面帮了他救了他一家老小,那人是个极感恩的人,而且我也没告诉他那些人的身份,所以他绝不会外传的。”方孟低声回道。

    薛柔闻言脸上带着浅笑,笑意却不达眼底,原本她还不想这么快动手,不过既然正德帝暗中帮了他们一把,她也得好好谢谢他才行,不弄出点事来都对不起他如此精心布置。

    翌日一早,耀眼的阳光洒遍大地,而京中一如往常热闹,各种叫卖声齐聚街道之上。

    顺天府衙之前,守门的衙役因起的太早,满脸的倦意。

    他捂着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眼泪顺着眼角滚了出来,他砸吧砸吧嘴正准备伸个懒腰,却不想伸出的手举到一办就僵在了半空中,他瞪大了眼看着不远处的东西,半晌后揉了揉眼,发出惊恐叫声。

    ps:两章合一,懒得分章了再去撸一章看时间够不够

    ps:为天津祈福……这几年到处都在出事,只觉得人世好无常,只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多珍惜身边人。

    pps:强烈谴责那些在灾难里还到处散播谣言的人,还有那个借由灾难骗钱的骗子,你拿父母的命来骗十几万就那么安心?!希望大家也要理智捐款,别学月下上当受骗了,觉得社会多这些渣滓,真的是让心纯善念的人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