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言辞狡辩【+27】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薛柔身穿一身月白长衫站在堂外,易容后的芹言立于她身旁。

    “姑娘,你瞧魏坚,他怕是还不知道他派去牢里的人已经被我们抓了吧。”芹言压低声音附在薛柔耳边说道。

    薛柔淡淡扬唇,魏坚安排的杀手确实是老练,他没有如同所有人猜测那样趁着夜色前去牢中杀人灭口,反而选在了天亮之后快要到辰时,所有人都最为放松的时候,而且选了最为冒险的方法,就那么大摇大摆穿着大理寺衙差的衣服混了进去,要不是他们之前早有防备,怕是还真会让魏坚得了手。

    她看了眼高坐在堂上的郎子衍,侧首问道:“许家的人都安顿好了没有?”

    “姑娘放心,都已经安顿好了。”芹言闻言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长命锁来递给薛柔,“这是许以送给他妹妹的长命锁,他对他弟妹倒是真好,那个小女孩又聋又哑,却被他养的跟大家闺秀似得,而且我们的人找到兄妹俩时,两个孩子也不哭闹,只是在看过许以的东西之后就跟我们走了。”

    薛柔闻言没有出声,许以正是那个杀手的名字,他既然舍得用自己的性命去保护那两个孩子,又怎会对他们不好,而那两个孩子也就是这个杀手唯一的软肋了。

    想起今日之后许以必死,而那两个孩子也会孤苦无依,薛柔握着手中的长命锁,心中有些复杂,而这时,堂上郎子衍已经命衙差将魏世杰和钟永胜两人带上堂来……

    大堂之上,一干人等跪在地上。

    魏世杰被在大理寺关了一夜,衣着虽然有些狼狈。可是神情依旧嚣张,特别是当他看到不远处坐着的魏坚时,心里更是如同吃了定心丸一样,被押到堂内后不仅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显得趾高气昂。

    郎子衍一敲惊堂木,堂外瞬间安静下来。

    “本官奉皇命严审魏世杰屠杀临泰乡村民一案,审案期间无关人等不得干预。堂外之人不得嘈杂。否则休怪本官无情。钟永胜,你状告魏世杰杀人夺妻之事,将所告之事当堂重述一次。不得有所隐瞒。”

    “是,大人。”

    钟永胜跪在原地,将昨日所说之事再说了一次,大理寺外的百姓虽然昨日已有不少人听钟永胜说过。可是此时再听他说起之时,仍旧是满心愤慨。而那些只是听到传言的人在听完钟永胜的话后,更是哗然。

    郎子衍闻言后面无表情的转向一旁,“魏世杰,钟永胜所言可是真的。”

    “他胡说八道!我身为朝廷侍郎。做什么去杀那些不相干的人,更何况我魏世杰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家中早有如花美眷。又怎可能去强掳几个乡下女人?!”魏世杰大声道,说完后他抬头看着郎子衍道:“郎大人切莫被小人蒙蔽。他们必定是被人收买,嫉恨我魏家,所以才来污蔑陷害于我。”

    “你胡说,阿秀自尽前留有遗书,上面将你的恶行写的清清楚楚。”钟永胜闻言顿时怒道。

    魏世杰眼珠微转,撇撇嘴道:“你都说她是自尽了,谁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被别的男人毁了清白借机嫁祸于我,再说你说那是遗书就是遗书?谁能证明那东西真是出自那个什么孙秀秀之手,说不定那东西是在孙秀秀死后,你们随便找了个人乱写一通用来污蔑我!”

    魏世杰虽然不学无术,可是好歹也混了几年官场,又跟着魏坚见了不少世面,一点急智却还是有的,昨日事情刚发生时他还有些慌乱,可是被关了一夜脑子想明白后,就已经有了应对之策,此时他这番话下来,不只是一直紧提着心的魏坚脸上松了下来,就连府衙门口的那些百姓也议论起来。

    他们不是相信了魏世杰所言,只是他说的有几分道理,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只是钟永胜一人而言,那封遗书也的确无人能证明是孙秀秀所写。

    钟永胜听到身后议论之声,满脸怒红,“阿秀的字迹我很清楚,我能证明。”

    “你自己都极有可能是来陷害我的,你所说的话又怎能为证?”

    “还有我那些弟兄……”

    “他们都是和你一伙的,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早就串通好了来污蔑我?”魏世杰越说越得意,见钟永胜气得脸色铁青,他扬起头来看着郎子衍道:“郎大人,你无缘由的将我这个工部侍郎下狱,还闹得满城风雨甚至惊动了圣驾,难道就凭借这些贱民的一面之词,和那封谁都不能证明到底是不是孙秀秀亲手所写的遗书?郎大人怕是要好好考虑考虑,此番事了之后头顶上的乌纱到底还能不能保得住了。”

    郎子衍见魏世杰得意洋洋的模样,眼中闪过抹冷寒,“本官的乌纱用不着你操心,不过你既然没有在临泰乡屠杀村民,也没有掳走孙秀秀等人,又为何要伙同顺天府尹陈晟对钟永胜等人暗下杀手?”

    “我何时杀人了,证据呢?”

    魏世杰扬眉,他虽然知道那日的杀手中有一人被宁子清抓走,但是他确信那人绝不敢出卖他,因为那些杀手的亲人都在魏家手中,更何况他心中笃定魏坚会替他解决好一切的事情,所以他说的无比理直气壮。

    郎子衍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无比嚣张的魏世杰,突然沉声道:“来人,带许以!”

    魏世杰以为有所凭仗丝毫不惧,然而坐在不远处的魏坚却是手背青筋暴起。他豁然抬头看向被衙差带进来的许以,满眼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还活着……今日前去狱中的是荣阳王手下最好的杀手,他怎么会没有杀掉许以!

    魏坚心中突然浮现出几分不好的预感。

    许以身上套着厚重的脚镣,走路时哗啦啦的作响,他在路过堂前之时,突然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芹言和薛柔,目光猛地落在薛柔手中正在把玩的长命锁上,心中顿时松懈下来。

    那长命锁是他特意找人定做的,弟妹各有一个,此时长命锁既然已经在宁子清手上,就说明弟妹如今已经安全,这宁子清真的履行了他的诺言,保自己家人平安。许以望向薛柔所在的方向,眼中流露出淡淡的祈求之色。

    薛柔自然知道许以是在求她照顾好他的家人,不着痕迹的点点。

    许以见状流露出感激之色,然后就默然的垂下了头,随着衙差一起走进了大堂,跪在地上……

    ps:刚才玩的好的朋友在群里说,他和他女票过七夕,准备了99朵玫瑰,五星的酒店套房,外加贵到吐血的烛光晚餐,可是最后却都败给了女票突然来袭的大姨妈

    瞬间笑到奔溃

    几乎看到了小伙儿一个人抱着被子默默哭泣的场景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