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逼他动手【+45】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薛柔抬眼,皱眉道:“呼延贺被人截走了?”

    叶无点点头,“方才康王进了云香居后,我们怕惊动了他,所以便没再守着,可是康王进了房间之后,房内只有呼延宜凌和禹王,呼延贺被人提前带走了,而且那两个北戎人也不是之前呼延贺的属下,被人掉了包。”

    容璟摸摸下巴,“能在这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带走的,除了三皇子,就只有景王了。”

    薛柔闻言微眯着眼,白皙的手指轻弹着手中茶杯。

    这云香居本就是三皇子产业,只是鲜少有人知道而已,不过自从那一次平邑山庄皇库之事,三皇子霍景琛侥幸逃得性命,被正德帝狠狠处罚了一通之后,他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不再争抢,也不与人交恶,好像完全断了争夺皇位的心思,处处唯霍景瑞马首是瞻,而手中的势力也没再动用过,甚至将其中一部分转交给了霍景瑞替他做事。

    如果真是霍景琛知道了什么提前带走了呼延贺,他不会将霍景瑞留在房内,而且那两个北戎人也不可能听命于霍景瑞,所以薛柔听完容璟的话后,心中更偏向是狄焕带走了呼延贺。

    她眉头深锁,阿尧……为何要帮呼延贺!

    若是为了北戎,他既然提前知道了她的部署,派人来带走了呼延贺,又为何留下了呼延宜凌,毕竟此事一出,再加上安定已死,北戎和大周和亲的事情算是全完了,他若真为了北戎,必定不会将呼延宜凌留下来。可若不是为了北戎,他又为什么要帮呼延贺?

    “柔柔在想什么?”容璟看着薛柔眉头紧锁的样子出声问道。

    薛柔摇摇头,“没什么,我听说南楚那边形势越发险峻,你还留在大周会不会耽误?”

    容璟笑了笑,“有什么可险峻的,温季玄守在老头子身边。老头子死不了。萧家就算想要把持朝政也没戏,老头子可是宁死也要把皇权紧紧握在手里的人,我听温季玄的意思。老头子再活个一年半载不成问题,等柔柔的事情做完之后,咱们一起回南楚。”

    薛柔见容璟说的笃定,便知道他心里早有打算。所以点点头没再继续询问。

    她摩挲了一下手指,发现楼下声音小了许多。转头对着叶无说道:“让小六给康王添把火,废了霍景瑞手脚。”

    叶无点点头快速退了出去,而容璟眼中流光溢彩,他知道薛柔憎恶霍景瑞。甚至比其他皇子还要更甚几分,此时听她毫不留情的让人废了霍景瑞后,不由笑道:“柔柔想逼荣阳王出手?”

    薛柔勾勾嘴角。走到窗边看着早已经围满了人群的云香居大门,她原本想要慢慢来。一个个收拾了他们,可是林楚楚的事情却激怒了她,他们既然这么想玩,那就玩大些,此次事后,荣阳王就算不出手也得出手!

    荣阳王府。

    这些日子,殷肇时常催促荣阳王想办法救殷毓秀,可是荣阳王派了好些江湖大夫,小心混进宫内后,却也只是堪堪稳住殷毓秀的病情,如今殷毓秀已经很久没有踏出宫门,甚至连一些后宫诸事也是由容妃暂代处理,而她则一直留在凤藻宫休养。

    此时荣阳王府内,荣阳王、殷肇端坐在厅内,下方站着个不久前才从宫中出来的大夫。

    “皇后到底是何病症,为何一直不见好转?”殷肇沉声问道。

    那大夫是荣阳王心腹之人,也知道殷肇身份,闻言皱眉道:“老夫仔细替皇后娘娘把了脉,又用回春谷秘法烧了血,可是皇后娘娘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她只是十分虚弱,之前那些大夫所言也并非妄言,皇后娘娘若是能好好安寝,再加上汤药辅助,应该不会成现在的样子。”

    “没病?没病怎会衰弱的连床都下不了?!”殷肇厉声道。

    大夫摇摇头,“老夫询问过了,皇后娘娘夜夜梦魇,睡不安寝,而且眼前还经常出现幻觉,心思忧悸之下,谁都会成这样。”

    殷肇闻言眉头紧锁,而荣阳王则是挥挥手,让那大夫先退了下去,等到那人走后,殷肇突然开口道:“王爷,老夫要进宫一趟。”

    “不行!”荣阳王想也没想就拒绝,他看着殷肇说道:“最近正德帝一力打压瑞儿的势力,反而处处扶持霍景离,就连魏坚也出了事情,如今魏坚在押天牢,不准任何人探视,本王怀疑正德帝已经开始怀疑我们,这种关键时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此时进宫,若是被正德帝发现该怎么办?”

    “王爷难道以为老夫不进宫,他就不知道老夫来京城了吗?”殷肇开口道:“况且秀儿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老夫要亲眼见见她,王爷应该知道老夫当初为何会帮你,若是秀儿出了事情,老夫要这大周江山又有何用!”

    荣阳王顿时心生怒意,殷肇是他的底牌之一,也是能牵制正德帝的人,他怎会同意殷肇这个时候入宫,若是他落到正德帝手上,这些年的功夫就白费了,他强忍着怒意正想劝说,门外武正之却是快步走了进来。

    “王爷,不好了,小王爷出事了!”

    荣阳王和殷肇同时站起来,荣阳王怒声道:“瑞儿出了何事?”

    “王爷,小王爷不知道为何和北戎朝阳公主一起在云香居里,两人正那事的时候,被康王抓了个正着,当场闹了起来,此时康王押着小王爷入了宫,北戎的景王也进宫了,正德帝知道了此事后,说小王爷毁了大周和北戎和亲的事情,气急之下说要斩了小王爷!”

    武正之满脸焦急说道:“王爷,快想办法救救小王爷,否则怕是迟了就来不及了!”

    荣阳王脸色瞬间铁青,瑞儿最为厌恶呼延宜凌,他怎会和呼延宜凌厮混,而且还选在云香居那种地方,他突然想起近日霍景瑞和呼延贺走的极近的消息,心中微转便知道霍景瑞这是遭了人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