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 文弱书生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大周和南楚交接的小镇上,一辆马车缓缓而入,那白岔铁蹄马踩在地面传来的“踏、踏”声,让得不少人都自主让了开来。

    “这边境之处的人倒是都有几分眼力。”芹言隔着车帘,见着那些人看到铁蹄马后的惊异之色,吃着糕点道。

    薛柔斜靠在软垫之上,手中拿着本书翻着,闻言轻笑出声。

    “这边境之地不同内城,这里的人时时都处于战火之中,一旦两国开战,最先波及的便是他们,所以边境之处平民大多内迁,留在这里的,也几乎都是提着脑袋讨生活的,和那些四处行商之人,他们总会比普通人多几分眼力,否则怎么在这乱世之中求存?”

    “也就你觉着稀奇,这铁蹄马虽然昂贵,但别处并非见不到,特别是对于四处奔走的商人来说,有人认识也不奇怪。”芹兮一身红衣,摆弄着手中棋子随口道。

    芹言撇撇嘴,将一块桂花糕塞进嘴里,懒得和芹兮分辨,反正每一次到了最后,都是她输。

    薛柔余光看到芹言的模样,抿着嘴笑起来,她握着书撩开帘子,看了看天色扬声对着外边道:“暗三,此时天色已经不早,赶了几天路大家也都累了,先找个地方歇歇脚。”

    “可是姑娘……公子已经连发数封书信,催促姑娘尽快入京……”暗三迟疑。

    薛柔直接掀开车帘,一张精致容颜顿时暴露在车外,引来不少人目光,她却只是淡淡看了眼暗三说道:“就算急也不急在这一时,况且你们公子如今在皇城玩的风生水起。虽然处境不好却也无大碍,我晚去几日也不妨事,连着几日赶路,大家都累了,明日再走。”

    暗三想起公子黑着脸的模样,原本还想再劝,可是被薛柔那么冷清一眼。顿时心中一抖。他只能无奈应是。

    马车停在镇内最显眼的酒楼前,芹言扶着薛柔下车,一身红衣的芹兮和长青先行入内。而暗三则是跟着小二一起去安顿车马,薛柔站在门外扫了眼四周景色,这才起步朝内走,谁知道刚走没两步。就迎面撞被一个人撞了满怀。

    薛柔朝后退了两步,身旁的芹言见机快。立刻一把扶着薛柔,怒视眼前之人。

    “哎呀,抱歉抱歉,小生没瞧见有人在这里……”那人也没看清是谁。连忙就道歉,连带着双手作揖神态极为诚恳。

    薛柔伸手拦着芹言,淡淡道:“出门在外。不要惹事。”

    那人听闻薛柔声音,顿时抬头。当看清薛柔容貌之后,眼底闪过抹惊艳,下一秒就憋红了脸,连耳朵尖都盈满了浅红色,连连说道:“这…这位姑娘,小生实在失礼,小生并非有意冲撞姑娘,只是因有急事,这才没看见姑娘在此,撞到了姑娘实乃小生罪过,还望姑娘莫要怪罪……”

    “公子客气,既然并非有意,就无须道歉了。”薛柔浅笑说完,直接对着芹言道:“进去吧。”

    芹言瞪了眼那书生打扮的男子,顿时吓得那人缩了缩肩膀,她这才哼了一声,跟着薛柔一同走入店内,而那书生样的文弱公子脸色白了白,又望着薛柔的背影发了会呆,这才像是想起什么似得,大叫一声“糟了!”,然后急冲冲的冲了出去。

    芹言见着那人跟兔子似得,一溜烟的跑了出去,顿时笑起来,“姑娘,这人倒是好玩,他这么横冲直撞的,也不怕真撞上个凶恶的,到时候指不定两巴掌将他扇成肉团子,估摸着哭都来不及。”

    “谁哭谁笑还不一定呢。”薛柔看了眼已经没了踪影的书生淡淡道。

    “啊,姑娘你说什么?”

    “没什么。”

    薛柔摇摇头,没再继续解释,只是不着痕迹的抖了抖刚才被那人撞到的衣裙,然后走了进去。

    一行人在镇上停留了一日,待到第二日,薛柔等人才再次启程,暗三一边驾车一边朝着车里说道:“姑娘,此处已是大周最后一个城镇,由此处出发,前行十数里便能出关,待到出关之后进入南楚境内,应该就有公子的人在那里接应。”

    薛柔闻言扬眉,想了想后说道:“入南楚后不必和容璟的人接触,由你引路,直接前往皇城即可,也不必告诉容璟说我们到了何处。”

    “是。”

    暗三怔了怔,终究没有多问直接同意,这么长时间接触以来,薛柔的心智谋略他早已知晓,他知道薛柔既然如此说,必定是有她自己的打算,更何况他也知道薛柔在容璟心中的地位,容璟既然将他放在了薛柔身边,就代表他以后是薛柔的人,需要效忠的也是薛柔,至少在容璟让他回到身边之前是这样,所以他无须质疑薛柔的决定,只需要照着她说的去做就好。

    马车一路前行,入关之时,薛柔并没让暗三用皇家文牒,而是用宁家下属商行的通关文牒,几人入关之后不久,几人却遇上了事情,马车经过的山坳后背风处好巧不巧的遇到了一群抢劫的山匪。

    “小生才不怕你们,这天地自有公道,你们身强体健不思报效国家征战沙场,反而在此处劫掠百姓,欺辱良民,你们可对得起父母亲人,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哈哈哈……这小子有意思,大哥,他跟咱讲良心呢!”

    一群贼匪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其中一人拿着斧头抵着那书生的脖子,哈哈大笑道:“兀那书生,你不是读书读傻了吧?”

    其他人狂笑起来,芹言听到那个“小生”的声音似曾相识,皱眉问道:“姑娘,要不要去救人?”

    “不用,走吧。”薛柔说完后眼底却是泛起寒色,果然暗三和长青才刚一抽鞭子,明明刚才还在山坳之后的书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跑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马车,他连忙慌乱的朝着驾车的暗三大声道:“快走啊,你们快走,这里有贼匪,你们快走……啊……”

    他还没说完,就被追上来的人敲了一棍子,而那匪头子看到虽不华丽,却十分精致一看就不俗的马车,顿时眼睛一亮大喜道:“哈哈,没想到这里还有几只肥羊,小的们,抓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