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 求亲?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啊?”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容璟。

    费文渊傻眼几乎呆住变成了傻子,原本准备出口的骂言全部忘了个干干净净,而原本躲在暗处准备看热闹的庆王容洵差点磕掉了下巴,一口茶水喷了对面的萧忻录一脸。

    容十三……他他他这是在当街求亲?!

    “王爷!”

    萧忻录头顶挂着茶叶子,脸色发黑地看着容洵。

    容洵回过神来连连咳嗽,一旁的随从见状连忙递上锦帕,容洵一边捂着嘴一脸诧异道:“十三这是疯了,难不成那女子跟他早就认识?”

    萧忻录抹了一把脸,闻言却是摇头道:“应该不会,若真是认识怎会如此当街胡言,岂不是坏了人家名节,而且那个女子一身气度可不像是普通人,凌王性子暴戾,一般人对上他早已经腿软,谁还能这般侃侃而谈?而且那女子方才也说了,她来自云州,那可不是个简单的地方。”

    “云州……我记得前些日子把周国搅得天翻地覆的那个宁子清就退去了云州?”容洵问道。

    萧忻录摇摇头,“宁子清去没去云州我不知道,但是宁家的人弄得周国王朝分裂之后,就全部退去了云州,正德帝和嘉瑞帝(霍景瑞)同时暗中派人入云州锁拿宁家的人,却还没入云州就被天下文人士子所怒不战而退,云州那地方,除非有谁能够杀尽天下文人,否则那就是武将禁地。”

    说道这里萧忻录顿了顿,抬头看着大街上嚣张跋扈的凌王沉声道:“凌王在周国的时候,咱们的人一直在旁监视。虽然后来周国突变那些人死于清洗都没逃出来,但是在那之前却从未有人发现凌王离开过京城,他应该是没机会认识这女子的,我倒是觉得凌王是因为方才那女子替费文渊说话,所以才迁怒她罢了。”

    容洵闻言想了想以往容璟不讲道理的性子,就算碰到他们这些同为皇子亲王的兄弟,他也是半点没有留过情面。而且一言不合动手的时候也不再少数。更何况是个素不相识的女子,刚才容璟的那番话倒真的有可能是因为迁怒,或许是他想多了。

    “王爷。咱们要不要出去看看?”萧忻录问道。

    “不必,看热闹就成。”

    容洵摇头,容璟虽然脾气不好,可用好了也是柄利刃。宣王是他想要登上皇位最大的对手,谢家又一力支持他。如今谢家对上容璟,他高兴还来不及,何必跑出去白费了这番机会,而且他还在想。能不能找个机会再推一把,让容璟和谢家彻底撕破脸。

    外边的众人不清楚旁边还有人窥视,薛柔只是感觉到周围诡异的气氛觉得头疼。她嘴角微微抽搐地看着容璟。

    “还请王爷别拿这种事情玩笑,你我初次见面。本就不熟悉,你又贵为亲王,婚事自有南楚皇帝陛下替你安排,岂能拿来儿戏。”

    她这话一出,谢葭萱几人才回过神来。

    是啊,自从容璟归国被封亲王之位后,他的婚事就成了这京中几大世家的争抢之所,楚皇对凌王妃更是早有属意的人选,也曾当朝赐婚,虽然被容璟胡闹着拒绝了,可是怎么也不会任由容璟胡来,随意在大街上拦个女子带回家就当王妃,虽说这女子容貌绝色,一身气度也不比常人,可她终究欠缺了身份地位。

    谢葭萱几人想到这里都是不由暗斥出声,都觉得容璟分明是有意为难薛柔,心中对于他的跋扈霸道体会更深一层,只不过是言语冲突,他就这么言语毁人家女子清白,就算你是皇子你也不能行事这么荒唐吧?!

    李豫回过神来后也不由心生恼怒,他不想招惹容璟并不代表他们就真的怕了他,如今薛柔是谢府的客人,是谢葭萱的好友,如果被人知道她被容璟如此“羞辱”谢家还不吭声,传扬出去,谢家的脸面也不用要了。

    更何况刚才薛柔完全是因为帮他和费文渊出头才得罪了凌王,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薛柔落到凌王手里,如果他真这么干了,怕是这满京城以后都不会再有人敢跟他李豫和费文渊当朋友的,以后若他们再遇到麻烦,也不会有人再愿意出手帮他们。

    毕竟他们连一个替他们说话的女子的名节都保不住,还有谁敢信任他们?

    “凌王殿下说话还请三思,殿下深受陛下宠爱,陛下对殿下更是有求必应,这王妃之位自有合适的人选,薛姑娘乃是我表妹的朋友,也是谢家请进府的客人,还请凌王莫要轻辱。”

    “哦,本王难道还怕了谢家不成?”容璟闻言抬头看着李豫,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李豫心底瞬间一颤,却强逼着自己丝毫不退。

    此时周围已经围了许多人,他不能退,也不敢退。

    不只是谢家丢不起这人,他李豫也同样。

    薛柔看着如同斗鸡眼的两人,只觉头疼,这些日子因为她不愿意住进凌王府的事情,容璟已经闹过好几次脾气,不仅凌王府里的人遭了秧,就连暗三也被连累被容璟折腾的满头是包,每次一见到她就满脸幽怨之色,本想着等到谢家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再去凌王府,可是谁知道容璟越来越离谱,当街抢人的事情也干得出来。

    她揉了揉眉心,正想开口,谁知道身后就有人开口道:“十三弟,这薛姑娘看似不愿,你又何必强人所难?”

    薛柔诧异回头,就看到身后不远处有个身穿鳞甲上衣,骑在马上,身形虽然不壮硕,可是整个人却散发着一股子难以掩饰的凌冽气息的男人。他身旁还有一人,那人也骑着马,两人并肩而行,另外那人穿着比他更显富贵,身上同样是四爪腾龙锦袍,脸型看上去也足有三十来岁。

    “参见宣王殿下。”

    “参见渝王。”

    李豫和费文渊最先认出两人,连忙行礼,其他人闻讯也紧跟着见礼。

    宣王扫了众人一眼,目光在薛柔身上顿了顿,这才道:“都免礼吧。”说完他看着容璟,“前几日才听父皇说十三弟病情又反复了,派了太医连夜诊治才算稳住,我原还想着今日前去看你,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十三弟身子可有好些了?”

    ps:月下的感冒拖了半个月一直好不了,结果前两天我男人出差回来传染给他月下瞬间就痊愈了,然后某个倒霉蛋就感冒发烧了,昨天晚上在医院折腾到半夜,所以没更新,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