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 图谋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三人相对无言。

    这时窗外有风刮过,房内的烛火被吹的摇曳起来。

    “咦?这是……”

    谢忱眼尖的发现屋内光线变化之后,眼前的江山寰宇图上有金银之光闪过,他想起刚才王府下人抱着图卷进来时不经意间闪闪发光的模样,不由伸手在寰宇图上摸了摸,这一摸,顿时发现了不对劲。

    他连忙将视线靠近了些,仔细感觉到掌心里的突起,连忙说道:“王爷,让人拿盏灯过来。”

    容澜一怔,知道谢忱怕是发现了什么,连忙吩咐下人将灯送了上来。

    谢忱接过灯烛之后,将其放在江山寰宇图前,在明亮的光线下凑近看了片刻后脸上惊容更甚。

    “谢大人,可是这寰宇图有问题?”邬老先生发现了谢忱异常,连忙问道。

    谢忱深吸口气,站直身子说道:“王爷,你走近些仔细看看,这寰宇图所用的布匹乃是上好的冰蚕丝织就而成,而上面所有的图形都是用金银丝线所绣,不仅如此,您命人将图竖起来……”

    容澜闻言不解,却还是让那两个下人照做,然而等两人将手中寰宇图立起来后,谢忱再将手中灯盏靠近之时,那寰宇图瞬间仿佛活过来似得,一处处城池山川跃于纸上,金线银缕之间那画上之物彷如活物,就连画上的字体也好像活了过来,如同蝌蚪一样浮现在画上。

    “怎么会这样?”鲁庆平失声道。

    谢忱眼含惊色,喃喃开口:“我原以为这是传说,没想到是真的……”

    “谢大人?”容澜皱眉。

    谢忱连忙回过神来,对着容澜惊叹道:“王爷,这卷画上用的是失传已久的天织府的三面绫罗绣。我曾经在一本游记中见到过有关的描述,却从来未曾亲眼看到过实物,据说在百余年前,天织府因被仇家追杀不幸灭绝,从此之后三面绫罗绣就已经失传,没想到今日居然会有人用如此复杂的绣法,以金银为线。冰蚕丝为面制成这幅江山寰宇图……”

    说道这里。谢忱猛的抬头看着容澜问道:“王爷,此物几可天价,就算是花费再多金银怕是也换不来。您是从何处得来的?”

    容澜紧皱着眉头,压下心中的惊色,挥手让下人将寰宇图收好放在一旁退出去,几人再次落座之后这才开口道:

    “你可听李豫两人提起过今天白日里他们和十三发生冲突的事情?”

    谢忱点点头reads;。之前李豫和费文渊同宣王从贤跃楼里分开后并没有回自己府中,反而去了谢府。两人寻到他后,将白日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当知道容璟在大街上出手伤人之时,谢忱也没觉得奇怪。毕竟容璟的性情在这京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京中谁见了他不得绕着走?后来宣王突然出现替他们解围的事情他当然也知道。

    此时听容澜问起,谢忱连忙道:“豫儿告诉过微臣。说今日幸好有王爷出面替他们解围,否则凌王怕是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几个。微臣还要替他们多谢王爷。”

    “谢大人不必如此,本王提及此时并非是携恩想让大人道谢,而只是想告诉大人一些事情,谢大人既然已经从李豫口中知道白日的事情,也该清楚当时本王出现的时候,十三正在为难住在你府上的那个名叫薛柔的女子,本王怕此事闹下去十三会迁怒谢家,所以为了让他解气,就答应他将前几日父皇赏赐下来的赤竹胆转送给他的事情吧?”

    “这个微臣知道。”

    “当时本王承诺将此物送出去后,那个薛柔就曾说过,本王是因替她解围才失了赤竹胆,她会将那斛赤竹胆折算成现银让人送来我府上,我因知晓她身份所以拒绝,我以为她就此便忘了此事,却不想天黑之后,本王才命人将赤竹胆给凌王府送过去,就有人将这副江山寰宇图送了过来,当时那人并没有说明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他只说这是他家姑娘谢我今日替她慷慨解围的谢礼,之后便直接离开,就连本王的面都未曾见过。”

    容澜说起时自己也有些难以置信,他原本也以为不是什么贵重东西,那薛柔才会命人随意送过来交给管家之后就直接离开,连个照面也不打,可是等他好奇打开看过,发现是江山寰宇图时,才觉得惊讶起来。

    当时他也并没有发现这寰宇图上有什么特殊之处,只是和邬老先生商议之后,有些猜不透薛柔送此物过来是何心思,再加他对薛柔身份存有疑虑,所以才会让谢忱两人过来,想要听听他们的意见,顺便也讨论一下万寿节送给楚皇的贺礼。

    谁知道两人来了之后居然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一副价值连城,就连楚皇也没有的江山寰宇图,怎么能让他不心惊?!

    谢忱闻言怔住,“王爷是说,这是薛柔赔给你的谢礼?”

    容澜点点头,“今日得本王解围的,就只有李豫、费文渊、谢三小姐和薛柔四人,其他三人都是谢大人子侄,也拿不出这东西,本王不知道除了她,还会有谁会突然送来这么贵重的谢礼?”

    谢忱闻言后心中猛地想起前几日薛柔送给他母亲的白玉念珠,面露沉思之色,“前些日子,薛柔也曾托小女之手,给微臣家中老母亲送了一串极品的白玉念珠,少说价值数万两,当时微臣便有疑虑,只是老母亲十分喜欢不好驳斥,无奈收了下来,为此,我母亲心中有愧,这才会让萱儿开口邀请薛柔到我府中小住,和小女为伴。”

    “她进府之时我曾亲口问过她为何送礼,她说是因为小女是她朋友,她看重小女孝心所以才送此礼物,之后微臣又问了她来路,她也只说她是云州人士,家中世代行商,并未提及她师承鸿儒先生一事,谁知道今日豫儿回府之后却又告诉我薛柔师承先生,曾经是能和闻子诚比肩的才女……”

    “微臣此时也有些想不明白,王爷,你说此女到底是何用意,她会不会是有意接触小女借而有所图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