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 未雨绸缪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冯锡云转而看向冯邑开口问道:“父亲,你说薛柔送这东西过来到底是何意?”

    冯邑沉吟片刻,开口道:“她什么用意我不清楚,不过这个薛柔当真是不简单。”

    “父亲的意思是……”

    “那天在寿宴上,凌王和宣王对峙,所有人都以为薛柔是被凌王强迫才会入凌王府的,凌王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更是顺带坑了庆王一把,这几日在朝中庆王和宣王掐的不亦乐乎,多少有些那天的原因,事后仔细想想,才发现那日的事情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那个薛柔和凌王的举动像是两人早就认识。”

    “认识?不会吧。”冯锡云皱眉,“凌王那般作为可不像是认识薛柔的。”

    冯邑闻言笑起来,“要是连你都觉得像了那还得了,云儿,你仔细想想那日的事情,表面上凌王好像处处为难薛柔,可实则你见薛柔可有丝毫动怒的迹象?而且你难道没有发现,方才薛柔和凌王来府里时,一直都是薛柔在说话,凌王只是走走过场,这说明什么?”

    冯锡云心中微动,就听到冯邑笃定道:

    “这说明才不过短短几天时间,薛柔就已经成了凌王府名副其实的总管,就连凌王对于她代替凌王府给各府回礼也没有任何质疑,凌王府里的乱子可不少,那些弊端绝非一两日就能解决得了的,可是薛柔却能在短短几天内就坐稳王府大总管的位置,还能说服凌王心甘情愿的给各府还礼,你觉得这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吗?”

    冯宝珍和冯锡云都是摇摇头,凌王府的乱子不是一日两日,再加上凌王一贯胡来。就算换做他们没有一段时日也不敢担保能够理顺,可是薛柔只不过花费了几日时间就能做到如此地步,绝非常人能及。

    冯邑看向冯宝珍道:“薛柔送如此重礼,无外乎是想要交好豫国公府,她如今是凌王府总管,而且看凌王的样子,对薛柔也有些不同。虽然不知道之后到底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凌王眼下也没有机会夺嫡,但是陛下对他的宠爱也不容小觑,珍儿……”

    “父亲。”

    “你既然和薛柔投缘。她又有意交好,大可继续来往下去,只要不触及府中的利益,你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帮她一把。我观那女子心性绝非常人,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如果能由她能劝动凌王替我们豫国公府在圣驾前说几句好话的话,陛下说不定也会对我们宽容一些。”

    冯宝珍点点头,“是,父亲。”

    冯邑说完看向自家儿子。见他刚毅神情不由眼神微暗愧疚道:“云儿,父亲知晓你有凌云壮志,聪慧才智也不输旁人。但是如今朝中的形势你也知晓,我们冯家和花、言两家不同。一直是在寻着夹缝里求生存,陛下这些日子里越发多疑,派来咱们府中的探子也多了许多,所以还需你委屈你一段日子。”

    冯锡云连忙站起来道:“父亲说的哪里的话,儿子知道如今情形,又怎么会让父亲为难。”

    冯邑叹口气,看着眼前明明聪慧过人的儿女非得装的纨绔蠢钝,为的只是能够让陛下对豫国公府放心,可是眼下他却发现,就连这样陛下也已经开始怀疑防备他了。

    近几日来,陛下召见花王和言侯的次数越来越多,每次议事却独独将他排除在外,他手指紧握着椅子把手抬起头来,心中很早前就有的念头再次浮现出来。

    如今陛下表面上对他恩宠如故,甚至在他寿辰时还特意赏赐以示恩宠,人人都当豫国公府权力日盛,可只有冯邑自己清楚,楚皇对他戒备越来越深,军中三足鼎立之势迟早有一日会打破,到时候最先被灭亡的必定是他们豫国公府,想要保住冯家,保全豫国公府,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跟随新君。

    庆王、宣王和福王。

    他为了保全冯家迟早会选择他们其中之一追随辅佐。

    可是……

    一想起那三位王爷,冯邑却是面露游移之色,他总觉得那三人虽然权势最盛,可却都不是他理想中的辅佐对象,福王心胸狭窄,庆王精于算计,宣王看似温文儒雅却表里不一,他怕他一着不慎,费尽心力辅佐了谁登上帝位,最后却会落得鸟尽弓藏的下场。

    薛柔并不知道一串琼脂珠串就能让冯邑想那么多,她送东西给冯宝珍,也不过是因为觉得那个女子颇为合她心思罢了。

    她强押着容璟从豫国公府出来后,又走访了几位亲王府中,对于他们薛柔并没有强求容璟非要见见,两人送完礼后就直接离开。

    等到从福王府里出来之后,两人就去了云来居里喝茶,容璟整个人都弥漫在低气压下。

    他靠在身后的横栏上,身遭阴云遍布,抿着嘴不高兴道:“柔柔干什么送他们那么多东西,还有赤竹胆,那可是我特地命人磨成棋子送给你把玩的,你干什么给容三送回去……”

    薛柔看着容璟模样淡淡道:“不送回去怎么能让他知道我身在曹营心在汉?”

    容璟掀掀眼皮,虽然知道薛柔的意思可仍旧是满脸不爽快,早知道要把赤竹胆还回去他一定让人直接把那些全部给融成一坨,谁还会眼巴巴一个个的磨了做了棋子送过来,他有气无力的看着薛柔道:“可是柔柔已经送了他江山寰宇图了,还赔了赤竹胆进去,容三这次赚大了。”

    薛柔闻言挑眉道:“你什么时候见我做过赔本买卖?”

    容璟顿时来了精神,他身形一闪靠在薛柔身旁,一双凤眼中满是好奇问道:“那副江山寰宇图有问题?”

    薛柔笑而不语。

    容璟见状却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刚才因为送礼出去的郁闷顿时消失不见,他笑眯了眼伸手捏了捏薛柔的脸颊得意道:“我就知道我家柔柔这么聪明,怎么可能让容三占了便宜去。”

    薛柔伸手拍掉容璟的爪子,瞪了他一眼,却不想容璟却丝毫不介意的再此凑上来蹭了蹭。

    正在这时,两人身后突然传来女子惊愕的声音。

    “凌王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