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私心作祟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薛柔察觉到容璟气息稍稍平稳之后这才转头看着沈延陵。

    沈延陵毫不退让的瞪视着她。

    薛柔莞尔,“沈公子,你刚才的那番话能不能让我理解为,你忌惮我怀疑我,是因为我手段厉害精于谋算所以才觉得我不值得信任,对你家王爷别有所图?”

    沈延陵怒哼一声,“难道不是吗,狡诈之人无可信!”

    薛柔闻言勾唇一笑浅浅道:“这么说来,那沈公子是准备靠你一己之力辅佐你家王爷让他夺得储君之位甚至登上南楚皇位吗?”

    “我何曾这么说过?!”沈延陵怒目而视。

    薛柔淡淡道:“你方才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有心计善谋算,心思狡诈多智的人都不值得信任,你家王爷身边就不该出现这种人,因为但凡这种人接近你家王爷肯定都是别有居心,既然如此,你家王爷身边自然也不需要谋士谋臣,毕竟这天下能称得上谋士谋臣的人凭借的就是谋算二字,你既然觉得谁都不值得相信,那不就是告诉别人,你认为凭你一己之力就能辅佐容璟走上皇位吗?”

    沈延陵脸色瞬变,张嘴想要反驳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半晌后他只能梗着脖子道:“你是女人,怎么能和谋士谋臣相提并论!”

    薛柔闻言神色顿时冷了几分,方才的浅笑仿佛只是幻觉。

    她满脸讽刺的看着沈延陵,直看得他满脸恼红时才说道:“原来说来说去不过就因为我不是男人,所以不值得信任,所以我靠近容璟就一定别有所图,沈延陵。我该说你蠢还是说你不知所谓?”

    “你!”

    “我什么?你们姜岐人当年奉司马雯城为帅,由她统领六军和南楚厮杀,难道司马雯城就不是女人?既然你们这么瞧不起女人,这屋子里还奉着她的人像做什么?!”

    薛柔猛的伸手指向屋子西北角里的一处角落里,那里放着个神龛,上面放着香炉和一尊女人雕像。那神龛放的位置很是隐蔽,若不是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可是薛柔却对香味极其敏感。之前刚进屋中之时就已经看到了角落里的神龛,而那神龛上的人像前面还有块牌位,上面写着已故姜岐国公主司马雯城。

    沈延陵面色攸的发白。薛柔却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她理解沈延陵一心为容璟的心情,可不代表她就能容忍他污蔑自己。

    她本就不是好欺辱之人,他沈延陵何德何能能指摘她说她是祸害?!

    薛柔冷声道:“若是当初你不在周国。你刚才那番话我还能看成你真的是一心为主,怕容璟遭人蒙骗。可是你去过周国,明明知道我的能力,明明知道容璟想要夺位有我相帮会事半功倍,更知道我薛柔根本无须靠着你家王爷就能得到我想要的任何东西。你明知道我为何会来南楚,可是你却因为偏见容不下我,甚至不惜拿姜岐后裔来逼迫容璟。其实说白了你不过也是私心作祟!”

    “沈延陵,如果你还是抱着这种心态。你不只不适合做臣子,连家仆也算不上,因为你对容璟的忠臣里夹杂了太多的私心,你这种人迟早有一天会害死你家王爷!”

    薛柔说话时沈延陵的面色不断变化,等到她说到最后的时候,沈延陵脸上已经毫无血色。

    容璟伸手握着薛柔的手,这一次薛柔并未挣脱,而是任由容璟拉到身旁,两人相倚站着,明明屋内光线并不好,可两人一黑一白的身影却高大明亮的耀眼,容璟脸上的阴鸷神色褪去了许多,只不过在看向沈延陵的时候眼底仍旧有些寒色。

    他身上的怒气好似随着薛柔的话慢慢散去,此时早已经看不出刚才暴怒的样子。

    容璟淡淡地看了沈延陵一眼,直接转身对着暗三说道:“以后暗谷的事情让墨云飞和施书航接手,你这次随本王一起回皇城。”

    暗三怔了怔看了眼因为容璟的话后脸色灰败深受打击的沈延陵,暗谷的事情一直是沈延陵负责,可是王爷这样一说等于是直接去了沈延陵的权,将他从暗谷中排除,而且王爷刚才说让他一同回京,却没开口让沈延陵跟随,显然这一次沈延陵是真的惹恼了王爷了。

    暗三心中叹了口气,面上却是恭敬道:“是,王爷。”

    容璟见状点点头淡淡看了沈延陵一眼,就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拉着薛柔走了出去,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外后,沈延陵才猛的跌坐在地上,他双眼无神的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满脸灰败的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王爷要这么对我……”

    如果容璟刚才骂了他还好,至少证明他还在意他,可是他却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就走了,他不仅让墨云飞和施书航夺了暗谷的管事权,如今更是连跟他多说一句都不愿意。

    沈延陵想起容璟出门之前的那一眼,那种让他透心寒凉,冷漠就像是面对陌生人一样的神色,让他心中充满了不甘和怨愤,他跟随容璟十几年,他为容璟做了多少事情,可是容璟今日却为了认识不到一年的薛柔就这般对他。

    “沈大人……”

    羿平看着呆坐在地上嘴边挂着血迹的沈延陵,眼眶有些发热想要伸手去扶他,却不想刚碰到他就被他死死抓着袖子怒声道:“王爷他为什么这么对我,我有什么地方不如薛柔的,我跟着王爷十几年,为王爷鞍前马后做过多少事情,我为他筹谋为他挡劫,我甚至愿意为他去死,可是王爷他居然为了个女人就这么对我……”

    羿平手足无措的看着沈延陵。

    以往的沈延陵一直是衣冠楚楚谈吐有礼,什么时候像现在这么疯狂的模样。

    沈延陵却不管不顾道:“他难道忘了,当初是谁跟着他一路走过来,是谁在这十几年对他不离不弃,他难道忘了他母亲死在楚皇手里,他难道忘了我姜岐亡国之恨了吗?!”

    “你闭嘴!”

    暗三见到沈延陵越说越过分不由出声呵斥道:“沈延陵,你闹够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