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 野心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容澜好奇的看了薛柔一眼,见她只是安静的饮茶,不由试探着开口。

    “那云雾雪芽是南境特产,一年不过也才得些许,珍贵异常,今年初时蕲国送了些当贡品入宫,我手慢了连半钱都没得到,没想到薛姑娘倒是大方,一下就送出去半盏。薛姑娘与这婆婆关系极好?”

    “王爷误会了,这婆婆是我来京后才偶然认识的,她烹茶的手艺极好,而且这茶寮清静无人打扰,这婆婆又是率性爽利之人,所以薛柔三五不时会来此处坐坐,至于那云雾雪芽……”

    薛柔笑起来:“说起来那还是谢老夫人所赠,说是要还那串白玉念珠的人情,薛柔是俗人烹不出好茶,所以干脆就借花献佛送给婆婆这爱茶之人了,还能借此换来婆婆几壶好茶。”

    容澜听薛柔提起谢家人,顿时面色沉了下来。

    最近谢忱与他表面如常,而且相比之前,如今的谢家更加全心全力的帮他,那谢宜柳也几次三番的替她出谋划策,甚至其中不乏让他也为之惊艳之计,而谢忱更是替他在朝中奔走,忠心耿耿竭尽全力,可是他心底却很清楚,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他和谢家再也回不到以前。

    无论谢家如何向他示好,他们彼此心中埋下的毒刺都再也拔不出来,不仅他在时时防备着谢忱,就连谢忱又何尝没有防备着他?

    谢忱看似竭力帮他,实则却留了后手,而他以前从未想过谢忱会背叛他,所以从未对他有过疑心,可这次出狱之后。当他命阿印派人去谢府暗中监视后才知道,谢家早就暗中与其他亲王有所勾连,他甚至亲眼看到过谢忱身边的小厮出入庆王府,那谢宜柳身边更时不时有暗卫出入,虽然他还没查清楚谢宜柳跟的到底是庆王还是福王,可这南楚朝堂之中,能让谢家人左右摇摆对他阳奉阴违的人。除了他们两人。还会有谁?

    容澜想起这些糟心事,身上寒气勃发,猛地提着茶杯狠灌了一口茶水。放下茶杯之时整个人都阴沉了不少。

    薛柔见状伸手再次替容澜将杯中斟满了茶水。

    “王爷这般喜怒形于色可不是好事。”她淡淡道。

    容澜闻言苦笑着抬头:“你以为我不知道成大事者最需隐忍,只是对着你,我总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薛柔对于容澜看似信任的样子却只是神色浅淡勾勾嘴角,这话容澜说说。她听听,谁如果真的放进了心里那才是真傻。她只是把玩着杯盖随口问道:“听闻王爷近几日日日进宫伴驾,学习国政朝策,可还顺意?”

    容澜闻言神色松了些,看着薛柔的目光中透着几分感激说道:“一切都还好。我照着你说的那样主动对父皇认错,并且把手中矿脉上交国库,父皇果然对我好上许多。之后我几次对庆王和福王示弱,父皇见庆王和福王对我再三打压。朝权偏倚,萧太后又处处想要提携庆王让他以储君之资议政,父皇果然出手帮我,他刻意召我入宫伴驾,并准我与他同议朝政,为的就是让满朝文武都知道,我依旧是当初的宣王,就算我失势几分,庆王和福王仍旧与我同在一条线上,想要夺储,全凭帝心。”

    也正是因为这样,原本那些因为他落难失势,起了动摇之心想要另投他主的朝臣才会急忙收敛了心思,回头聚拢在他身旁,而朝中一些本就摇摆不定,在他与庆王、福王之间游弋之人也因为楚皇突然对他的看重,纷纷转投了他的门下,所以仔细算来,他虽然因为行刺之事损失了约半的权势,却也不至于一落到底。

    至少眼下他还有与庆王、福王抗衡之力,而庆王和福王也一时奈何不了他。

    薛柔闻言浅笑道:“那我先恭喜王爷了。”

    “有什么好恭喜的?”

    容澜苦笑着看着薛柔叹气道:“别人不知道难道你我还不清楚?父皇他根本就不是真的看重于我,他不过是想要借着我来平衡朝局,打压萧太后和庆王、福王罢了。帝王心,深似海,我以前不得父皇宠爱,所以甚少在他身旁,那时候只觉得他性情多变难以揣摩,可如今日日都跟在他身边,我却仍然看不懂他的心思。”

    “看得懂如何,看不懂又如何?只要眼下的局势对王爷有好处就行了,将来的事情到底如何谁能说的清楚?”

    “话是这么说,可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薛柔轻笑起来:“王爷觉得不踏实,是在担心陛下心中其实早有储君的人选,还是怕陛下将来选中的人不是你?”

    容澜闻言并未说话,显然薛柔说中了他的心思。

    薛柔不由好笑的摇摇头:“王爷难道不觉得眼下担心这些还太早了吗?若我是王爷,与其去想那些虚无缥缈抓不住的事情,倒不如把握住眼前能得到的利益来巩固自己。储君之事虽在帝心,可也并非全在帝心,王爷与其去揣摩猜度楚皇的心意,还不如把命运把握在自己手里,如果王爷足够强大,强大到无所畏惧,甚至能够掌握住南楚命脉,帝心在谁又能如何?”

    薛柔将手中的茶盏轻飘飘的放在桌上,声音清幽。

    “自古以来,无诏登基,乱世为皇的盛世帝王难道还少吗?”

    容澜心头猛的震动,他失手打翻了桌上茶盏,有心怒斥眼前这白衣女子大逆不道,可是他抬头看到那双清冷如泉却又锋芒毕露的眼睛时,却鬼使神差的说不出半个字来。

    薛柔的那些话直刺他心底,让他觉得心中原本被蒙了层黑纱的地方猛地被掀开了来,仿佛一头野兽被放了出来,他虽然强自压抑,可眼中却绽放出前所未有的火热,就连他自己都没发觉。

    他心头疯狂叫嚣,眼前这女子说的没错,就算帝心不在他又如何,就算楚皇属意的储君不是他又如何,只要他权势在手,只要他能除了所有的威胁,将来这南楚就算不是他的,也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