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 突下杀手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谢小姐找我就是说这些?”

    薛柔淡淡看着谢宜柳,拢在袖间的手指却是微微曲起。

    谢宜柳闻言浅笑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是觉得,薛姑娘即有惊世才华,又何必委屈自己呆在在凌王府内,姑娘应当知晓现如今南楚形势,陛下虽然宠爱凌王,但他却不是明主,更无望皇位,良禽择木而栖,薛姑娘是聪明人,何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是吗?”薛柔嘴角轻扬,眼露嘲讽道:“谢小姐就这么肯定你所找的那个是擎天良木,而不是将死朽木?”

    谢宜柳娇笑道:“再怎样的朽木,恐怕也比凌王要强。”

    薛柔面露嘲讽,她不知道该夸谢宜柳聪明,还是该说她蠢,她笑容里有着说不清的意味,静静的看着谢宜柳,半晌后才开口道:“凌王如何尚且不说,不过谢小姐选的那个恐怕比朽木还不可雕,这世上的人不怕没本事,就怕太过自作聪明,太自以为是,谢小姐,你说是吗?”

    谢宜柳脸色阴沉下来,而薛柔没理会她,只是目光扫过周围假山遮挡的地方,对着仿佛空无一物的假山之后不屑扬扬嘴唇,神色淡漠道:“今天是宣王和萧家女儿的大婚之日,前厅不宜缺席,谢小姐若没有其他事情,还是不要离席太久的好,毕竟谢三小姐未到,你虽为庶出代表的可是谢府,若是你缺席太久,别人只会以为你谢家对宣王迎娶萧家之女心生怨愤,让人误会谢家和宣王之间生了嫌隙就不好了,当然,如果谢四小姐觉着这假山园林景色怡人就另当别论。只不过我就不奉陪了。”

    谢宜柳脸色难看到极致,她没想到她拆穿了薛柔和凌王之间的事情,薛柔居然面不改色丝毫不在乎,而且还敢出言讽刺她和谢家,她见薛柔转身离去不由怒声道:“薛柔,你就不怕我把你和凌王的事情告诉宣王和庆王?”

    薛柔脚下顿住,转头看着谢宜柳似笑非笑道:“你如果想说那便去说好了。我与凌王之事口说无凭。就算你满天下宣扬我欲替凌王夺取储君之位,又有几人相信?反倒是谢小姐你,你背着谢大人和宣王另觅他主。阳奉阴违,不仅卖了宣王手头所有暗棋,为你主子牵线搭桥,更是坏了你父亲多年布置。拿谢家和宣王给你主子当踏脚石,不知道谢大人和宣王知道了。是会更介意我与凌王的事情,还是你这个时时为他们出谋划策,暗中却是想将他们置于死地之人?”

    谢宜柳闻言脸色终于大变,她死死瞪着薛柔咬牙道:“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谢小姐心中很清楚。你我各有所求,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不理会你的事情。你最好也不要来招惹我,否则若是那一日撕破脸皮。薛柔自有办法能从南楚脱身,倒是谢小姐,你借宣王之名为你主子招揽朝臣,更以谢家之才替你主子谋事,如果这些被谢大人和宣王知道了,不知道你有多大的把握,让宣王和谢大人放你一条生路?”

    谢宜柳眼中戾气突生,而随着薛柔的话越说越多,她心中早已经提了起来,她没想到她拿到了薛柔的把柄,薛柔却同时也知道了她的事情,如果她背叛宣王的事被暴露出去,宣王绝对不会放过她,还有谢忱,她最清楚不过自己那个父亲手段有多狠辣无情,如果被他知晓她暗中做下的事情,他一定会比宣王更先拿她开刀……

    她神色变了变却强撑着笑看着薛柔道:“薛姑娘何必如此,我不过和你开个玩笑罢了。”

    薛柔嘲讽笑道:“我也是和谢小姐开个玩笑,你也别当真,只是谢小姐下次可不要再开这种玩笑的好,薛柔脾气不太好,若是冲动之下做了什么事情,谢小姐可不要见怪。”

    谢宜柳脸上铁青,见薛柔带着芹兮转身就走,目光落在她纤细的背影上,眼中全是阴狠之色,她隐忍这么多年,布置了这么多年,绝对不允许有人破坏,眼看着主仆两走到假山前时,谢宜柳突然冷声喝道:“杀了她们!”

    假山之后突然出现两道身影,皆是穿着宣王府下人装束,在谢宜柳话音落下之时就猛地朝着薛柔扑了过去。

    薛柔和芹兮都是脸色顿变,两人都没想到谢宜柳居然真敢在宣王府对她下杀手,芹兮一把将薛柔护在身后,身形一旋避急退几步,手指微转指尖已经握住几根闪着蓝芒的银针,甩手朝着那两个扑来的人掷了过去。

    寒芒初显,那两人显然没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婢女居然身藏暗器,连忙就想后退,却不想芹兮手中银针刁钻,速度极快,其中一人因闪避及时避开了寒芒,另外一人却因靠的太近被银针刺到腿上,他只觉得腿上被刺之处先是一阵酥麻,紧接着仿佛如蚂蚁咬噬一样整条腿都剧痛起来,他一咬牙伸手就想继续去杀薛柔,却不想身后之人仿佛看到极为恐怖之事惊叫出声。

    他手中一顿回头看去,就见到谢宜柳和另外那人满脸惊恐惶惧的看着他。

    “腿,你的腿……”

    腿?

    那人莫名低头,就看到自己的右腿好像被什么东西啃食一样,片刻间融化了大半如同血水一样淌了一地,而长裤之下整条腿只剩白骨空荡荡的立在原处,那人惊恐惨叫一声,身形不稳朝着地上摔了下去。

    另外那个人连忙就想上前将他带回,却不想刚走了两步就像是见鬼了一样拼命后退,只因为倒在地上那人腿上皮肉被消融之后并没有停止,不过片刻,另外半边腿也被消融,而他身子触及的那滩血水更是仿佛吃人的怪兽一样,让他的手和上半身也开始变成骨架。

    那人惨叫两声,死死看着自己人想要叫救命,可谁知道刚开口,就直接瞪大着眼断了气,不过片刻,原本活生生的一个人就只剩下一具白骨,还有满地的血水散发着刺鼻的腥臭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