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平分天下?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皇宫,御林苑中。

    因为陈良和陶重锦突然下狱,不少朝臣朝会之后并未离开,而且南周镇国公和北戎五皇子同时入宫,楚皇也不知为何,不仅将两人同时留下,还让他们同时露面,率众臣与其商谈南楚与两国结盟之事。

    武正之和呼延博来南楚都有各自心思,而且北戎和大周水火不容,两人互看不顺眼。

    特别是在得知对方来南楚所为何事之后,两人更是差点兵戎相见。

    两方人言辞交锋数次,也隐晦提及结盟之事,却见楚皇一直没有回应,反而顾左右而言其他,话里话外没有半点应下来的意思,两方人马都不由在心底暗骂楚皇不见兔子不撒鹰,见不到好处不肯松口。

    武正之不得不开口道:“楚皇陛下,此次我是带着诚意而来。众所周知,南周和楚国毗邻而居,国土接壤,若能相互扶持,这天下何惧之有?而且我南楚前我朝陛下说过,楚皇陛下若是愿意结盟相助,他愿将安田、五丰、蕲金、嶂宁四座城池送给楚皇,并且待到他日平定周国内乱,局势稳定之后,陛下更有重谢!”

    下方诸人闻言都是倒吸口冷气。

    安田,五丰、蕲金和嶂宁!

    武正之所说的那四座城池都是周国重地,乃是兵家必争之地,特别是嶂宁,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虽靠近南楚,却因山脉阻隔地形复杂极难攻克。前几年两国摩擦不断时,楚皇曾命大将率领十数万军队都未曾攻下此城,可是却没想到有朝一日,那南周的嘉瑞帝居然会拱手相送。

    一些文臣还好。他们只是觉得周国真的败了,心中感慨两句,然而如豫国公这般的武将却都是眼前一亮,若不是楚皇还在,他们都恨不得能立刻替楚皇应下来。

    楚皇看着众人反应,还没等开口回话,北戎那桌。呼延博身边一人却是已经忍不住嗤笑出声。

    “我还当嘉瑞帝许了什么了不得的诚意。却不想是这个,楚皇陛下,这嘉瑞帝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呢?”

    楚皇看着开口之人。见他有些脸生,不由皱眉道:“你是何人?”

    那人笑着道:“楚皇陛下,我南门家的第三子,南门烈。此次我奉命和五皇子一同来楚与陛下商议结盟之事,只是前几日楚皇寿宴时身子不适。所以没能进宫。”

    楚皇听到他的名字眼中动了动:“原来是烈将军,你的大名朕早有所闻,听说烈将军行军不输你父亲南门崇,你们南门家倒是一门将才。”

    “多谢楚皇陛下夸奖。”

    楚皇看着他道:“烈将军刚才说的那番话不知是何意?”

    南门烈顿时笑着道:“楚皇或许还不知道。刚才武国公所说的那四座城池里,安田早已暴乱,而五丰和蕲金。如今正在被北周的安岳郡王秦啸率兵攻伐,说不定哪一日就会城破。他们拿这些城池送给楚皇,不是把南楚当冤大头是什么?到时候南楚接手这些城池,恐怕还捂不热,就得先派兵跟北周交战,用楚国的人替他们驱逐北周的军队,他们倒真是打的好算盘。”

    楚皇闻言顿时皱眉。

    武正之脸上微变,他没想到这个毫不起眼的青年会是南门烈,更没想到他居然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秦啸率大军攻伐,用兵如神,五丰和蕲金失守是迟早的事情,而安田也的确被暴民所占,他和嘉瑞帝商量之后便打算用这些注意保不住的城池换来楚国相助,一旦楚皇出兵接手三城,势必和会北周的军队短兵相见,战场之上打出了火气,到时候南楚就算不愿,也只能为他们借力替他们分担北周大军步步紧逼的压力。

    为了不让楚国人在知道真相之后恼羞成怒,他们才将嶂宁也送了出来,就算日后楚皇知道被他们利用,有这座城池作为补偿,他也不至于太过震怒。

    可是他没想到事情还未进展,就被南门烈毫不留情的揭穿。

    楚皇得知南周打的什么主意后脸上顿时不好看,皱眉看着武正之道:“武国公,嘉瑞帝是在愚弄朕吗?!”

    武正之闻言急声道:“楚皇勿恼,我朝陛下绝无此意。”

    楚皇挑了挑眉冷淡道:“既无此意,那就拿出想要结盟的诚意来,否则朕会以为,嘉瑞帝是在挑衅我南楚?”

    武正之张嘴就想解释,南门烈直接笑着打断他看着楚皇道:“楚皇,嘉瑞帝恐怕眼下也拿不出什么诚意来,南北周对峙已久,正德帝掌朝二十年,嘉瑞帝想要取而代之谈何容易?更何况楚皇与其和弱者结盟,为何不听听我们北戎的诚意?”

    楚皇挑挑眉毛,看着南门烈淡淡道:“烈将军不妨说说看。”

    南门烈笑道:“周国内乱,国力消散,以前的强周早已不在,嘉瑞帝所允诺的东西再多再好,那也要他有能力一统周国之后再说,可是据我所知,南周眼下却已岌岌可危,楚皇与其去拿嘉瑞帝所赠的那四座城池,为何不干脆与我北戎合力,共同出兵周国灭了周皇室,平分周国天下?”

    他说完后,坐在他身旁的呼延博也是抬头看着楚皇,带着狂色道:“楚皇陛下,我来楚时父皇让我转告陛下一句话,三国之势已成过去,这天下,有我北戎和南楚,即可!”

    武正之脸色剧变,他猛一拍桌子满脸怒气道:“简直狂妄至极!”

    呼延博斜睨着他道:“哪里狂妄?你们周国眼下四分五裂,别说是和北戎和南楚相比,恐怕连北边游牧族都比不上,你们不过是苟延残喘,只要楚皇愿意和我们北戎结盟,灭掉大周又有多难?”

    “荒谬!”

    武正之听着呼延博的话又惊又怒,他转头看向楚皇大声道:“楚皇,你切勿被他之言所骗,先不说我周国百年基业还在,就算两国合力,我周国也未必会输,更何况一旦周亡,北戎铁骑再无阻拦,长驱直入南楚不过是迟早的事情。楚皇,你难道相信北戎真的会与南楚平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