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 北戎出事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元越将天牢里见到的事情告诉了几人,特别是谢忱和谢宜柳之间的对话,更是一字不漏的告诉了几人。

    薛柔听完忍不住低笑起来:“这谢忱可真是把打一棍子给一个枣的手段用的炉火纯青,先是言辞狠厉的训斥一顿,再以温情软化,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从天牢里出去之后,应该会找人拦住所有去见谢宜柳的人,而且他还不打算立刻接谢宜柳出来吧?”

    “姑娘怎么知道?”元越瞪大了眼。

    谢忱走后,那个笱宏就去了牢里,故意和谢宜柳攀谈之时,告诉她她在天牢中的这段时日里,除了谢忱几次三番前来探望,叮嘱他们好生照顾她外,没有任何人理会过她,而且谢宜柳好像完全不知道宁贵妃怀孕的事情,也根本就不知道,只要谢忱愿意,他眼下就能立刻接她出去。

    薛柔轻笑出声,“若不如此,怎能显得他不计前嫌,父女情深?”

    谢宜柳差点害死了谢忱,更是为了区区一个皇后的承诺,背弃了谢家,可是谢忱却还顾忌“亲情”愿意帮她,若是谢宜柳当真是为了渝王才做下这些事情的话,恐怕经此一役,她对谢忱必定感恩戴德,而对渝王,却是会心生嫌隙,以后在不可能毫无顾忌的帮他!

    薛柔笑着叹一句谢忱的老奸巨猾,然后转头看向长青问道:“长青,你这边可有收获?”

    长青摇摇头道:“这几和芹言一直照着姑娘的吩咐,盯着驿馆,那个武正之除了私下里见过一次东平侯外,就一直呆在驿馆之中,未曾外出。至于北戎的那些人。他们倒是出驿馆,四处游玩,不过却从没有单独见过任何南楚的朝臣,也看不出有任何异常来……”说道这里,他话音突然一顿道:“哦,对了,昨日南门烈的随从倒是在城内和人起了争执。还闹得差点引来了官差。”

    “与人起了争执?对方是什么人?”

    “我当时跟的远。周围人群又多,所以没看得太清楚,只知道好像是个老妇人。不知道为什么冲撞了北戎人的车驾,当时南门烈的随从想要出手伤人,被南门烈拦住,他赔了那老妇人一些银子。那老妇人就走了。我当时没追上去细看,怎么了姑娘。可是有什么不对?”

    薛柔闻言摇摇头,北戎的人中,无论是南门烈,还是那些随从。都是有功夫在身的人,长青自然不可能靠的太近,否则容易被人发觉。更何况与人争执也不是大事。北戎人本就横行无忌,当初在宫门前。呼延博就曾拦着容璟的车驾大骂,被他狠狠教训了一顿,如今在街市之上欺辱个老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她想了想开口道:“你把他们去过的地方跟我说说。”

    长青点点头,便逐一把这些时日里北戎人去过的地方全部说了出来,薛柔听后仔细想了半晌,却没察觉出半点不对,不由皱眉。

    容璟见状开口道:“怎么了?”

    薛柔皱眉道:“你那日说起过北戎和醉乌草的事情,我曾仔细想过,觉得你说的不无道理,而且我总是觉得,谢宜柳突然对我出手,北戎来楚,宣王之死,还有宁贵妃怀孕,这些事情都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

    “什么奇怪?”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子,这些事情看似毫无关联,可是我却觉得,这些事情都是一体的,就像是线团,只是我现在还没找出线头在哪里。”

    容璟见薛柔慎重的样子,也不由眯起了眼睛。

    薛柔心思敏锐,却并非多疑之人,能让她如此紧追着不放,说明她是真觉得这些事情有问题。

    他知道薛柔这些年的经历,更知道她死而复生,甚至曾经变成鬼魂在世间游荡十数年的事情,若是旁人对他说感觉,直觉,他或许还会怀疑,可是薛柔说出来,却由不得他不信。

    容璟想了想沉声道:“柔柔,你有多长时间没有联系狄焕了?”

    “阿尧?”薛柔微怔,片刻后道:“应该快有两月了,之前我来南楚后,他曾经派人送信过来,告诉我北戎的情况,……不对!”

    薛柔豁然站起身来,脸上猛的色变,阿尧位高权重,事务繁忙,他无暇联系尚且正常,可是叶无却一直跟在阿尧身边,还有明九方在侧。叶无心性谨慎,明九方又性子顽劣,他们两人绝不可能这么长时间都不与她联系。

    而且此次北戎派遣使者前来南楚,谈的是两国联盟的事情,阿尧绝不可能不给她送来半点消息,若在平常,就算阿尧和叶无不来,以明九方受不住束缚的性子,他必定会跟着使臣队伍前来南楚游玩才对。

    除非,他们在北戎出了事情!

    薛柔神色冷厉猛的对着长青道:“长青,你立刻去含香阁找罗秋生!等到找到人后,直接带着他来商行!”说完后她站起来道:“容璟,我要去商行!”

    容璟也知道事情轻重,狄焕是薛柔的亲弟弟,更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他若出事,薛柔必定发疯,他连忙起身沉声道:“我和你一起去。元越,命人备车!”

    元越从未见薛柔和容璟露出这种神色过,他连忙跑去出备车,而长青则是直接离府,快速朝着城内含香阁而去。

    薛柔和容璟紧跟着出府,两人一同上了马车,元越狠狠一抽鞭子,那马顿时嘶鸣一声,就快速朝着街道上奔驰而去。

    马车刚一驶离,原本在凌王府外监视的人都是纷纷色变,周围有好几拨人朝着马车行驶的方向追去,而另外一波人,则是快速离开了凌王府外,朝着京中各处快速散去。

    铁蹄马速度飞快,再加上凌王在京中向来恣意,城中之人见到路上横冲直撞的是凌王府马车,均是连忙躲避,就连一些朝臣的车驾也都是快速朝着一旁闪开,原本人来人往挤得密不透风的大街上,愣是生生的替凌王府的马车腾出来条车道来……

    ------

    ps:家里网时断时续,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