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 他在说谎!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南门烈豁然站起身来,脸上已然铁青,而呼延博更是紧握着拳头满脸惊骇。

    薛柔没等他们开口就继续道:“所以你们今日前来,是奉命试探凌王心意?还是想要借我的手将凌王拉下水来?萧家是想要将朝中皇子赶尽杀绝吗?”

    南门烈紧抿着嘴唇,死死看着薛柔,许久之后才长出一口气道:“薛柔,我果然小瞧了你。不错,我们的确和萧家结盟,他们答应我们,一旦庆王登基,就全力出兵助北戎拿下大周,到时候汶河以北全归北戎所有。”

    薛柔微眯着眼道:“原来如此,萧家可真是大方。”说完她看着南门烈淡淡道:“既然你们已经答应了萧家,又何必再来与我谈合作?”

    “我们不信任萧家。”南门烈开口道。

    薛柔闻言莞尔,“信不信任又如何,既然选择了萧家,你们就应该已经想到了会有的后果,更何况,你觉得我会和一个曾经想要取我性命的人合作?”

    南门烈皱眉:“你没死。”

    “那又如何?你可知道,我的婢女为了救我,险些死在了醉乌草毒之下,你若是曾经打听过宁家的事情,就该知道我薛柔最为记仇,也最睚眦必报,我没有找你们和萧家的麻烦,已是因为顾忌凌王的身份,你居然还敢跑来与我谈合作?你真当我是好欺之人?!”

    薛柔说到这里,神色猛的冷厉,满面寒霜道:“给你们一息的时间滚出商行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南门烈没想到薛柔刚才还满脸笑容,下一瞬说翻脸就翻脸。言语之间毫不留情,他刚想开口再说话,一旁的呼延博就已经冲了出去,对着薛柔怒声道:“薛柔,你别以为你们宁家有多了不起,我们愿意跟你合作那是看的起你,别给脸不要脸……”

    “啪!”

    他话音还没说完。一直坐在薛柔身旁的容璟就直接将手中的茶杯朝着呼延博扔了过去。呼延博连忙就想闪开,却不想那茶杯犹如长了眼睛一样,直直的砸在了他嘴上。

    巨大的力量让得茶杯“砰”的一声碎开。瓷片划破了呼延博的嘴巴四周,而茶杯里的茶水也全部倒在了被划破的伤口之上,顿时鲜血混杂着茶叶落了满地,而呼延博早已经捂着嘴惨叫出声。

    “凌王。你!”

    “既然不会说话,那以后就别说了。”容璟冷声说完。就突然厉声道:“暗三,给本王拔了呼延博的舌头!”

    几道黑影顿时闪身出现在容璟身前,手中利剑同时朝着呼延博呼啸而去,呼延博根本没想到容璟说动手就敢动手。仓皇之间就想后退,却不想那几道黑影速度极快,不过片刻就已经到了他身前。其中一人更是毫不留情的持剑朝着他脸上招呼而去。

    南门烈大惊,眼看着呼延博就要伤在那人剑下。怒然出声:“薛柔,你当真要与北戎为敌?!”

    薛柔冷冷看了南门烈一眼,没有回话,直到看到暗三一剑划破了呼延博的下颚,险些要了他的命,这才突然开口道:“暗三,住手。”

    暗三原本快要落在呼延博喉间的剑猛的顿住,而他身旁几人也纷纷收手,呼延博满脸是血的跌坐在地上,那嘴上和下颚的伤几乎毁了他半张脸的容颜,而他此时哪还有半点凶悍之色,他只是满脸惧怕的看着容璟和薛柔,用脚蹬着地面连连后退。

    薛柔见状冷哼一声:“呼延博,上次在宫里是第一次,今天是第二次,若再有下次……”

    “唔(不)会了,唔(不)会了……”呼延博没等薛柔把话说完,就已经满脸是血的连连摇头。

    薛柔嫌恶的看了眼地上的血渍,对着南门烈道:“我的耐心有限,带着他滚出去!”

    “你……好,好的很!”

    南门烈气的嘴唇直抖,狠狠地看了眼薛柔和容璟之后,这才几步上前,扶着呼延博一起快速朝外走去,临到门前之时,南门烈突然转头死死的看着薛柔道:“薛柔,凌王,今日之耻,他日必报,你们期望你们不要落在我和萧家手上!”

    说完之后,他怒哼一声,带着呼延博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不过片刻就没了人影。

    等到两人离开之后,暗三几人快速将屋内的血迹收拾干净,然后悄无声息地退下,屋中就只剩下薛柔和容璟二人。

    两人脸上的冷厉之色都已经消失不见,他们捧着新换上来的茶叶喝了一口之后,这才对视一眼,容璟冷然开口道:“南门烈在说谎!”

    薛柔点点头道:“他在有意引我们与萧家敌对,北戎与南楚有人合作应该是真的,但是绝对不是萧家和萧太后。”

    如果南门烈真的是和萧家合作,他今天这一趟就绝不会来,哪怕他不信任萧家,怕萧家事后会不讲信用背弃他们,他也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冒险找上她。

    更何况萧太后和萧擎苍是何等精明之人,如果他们真的和北戎暗中有来往达成合作,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不派人盯紧北戎的人,还放任南门烈和呼延博找上门来,让他们这么轻易的就猜到了北戎和萧家合作的事情?

    南门烈之前的反映太过奇怪,之前宫宴那日他们虽然没去,可事后也曾听人说起,南门烈在那日与楚皇谈结盟之事时的反映,他心思敏锐,性格沉稳,整个谈判期间,他凭一人之语,将武正之一行人气的跳脚,他却半点未曾动怒,这种人怎么可能单凭她一席话就这般容易地承认了与萧家合谋之事?

    而且她曾经听阿尧说起过,南门世家的人对北戎忠心不二,南门烈虽出身武将世家,却走的是谋臣的路子,当年他们两人曾一起上过战场,阿尧为帅,而他为军师,而阿尧当初从南门世家得到的那封有关先北戎皇帝下诏给镇南王,后来指证祖父通敌叛国的书信乃是伪造的诏书,也正是通过南门烈才从南门老将军那里得到的。

    所以薛柔几乎敢肯定,眼前这个冲动易怒南门烈,绝不是阿尧口中那个曾经提起过的,南门世家嫡长子!

    也就是说,刚才这个故意挑起他们与萧家仇恨,这般容易就把萧家吐露出来的南门烈,要么,从头到尾都在撒谎,要么,他根本就不是南门烈!

    ------

    ps:今天去摘了很多迎春花苗,给外婆坟上栽着,又烧了七挂了纸,外婆以前在的时候就说不要以后睡的地方光秃秃的,希望花苗快快长大,明年早早就能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