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 叛敌?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领头之人张嘴就朝着舌尖咬去,却不想叶铁眼疾手快,一掌拍在他的下颚之上,直接卸了他的下巴,而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又接连几下落在他手脚之上,直接让他再无自杀之力。郑东见叶铁动手,几乎和他同时出手,用一样的手段卸了另外三人的下巴。

    “你们现在都是我的人,我让你们生,你们便生,我不让你们死,谁也别想死!”

    薛柔冷淡说完,直接站起身来,从怀中拿出那枚容璟送给她的螭龙玉佩,手指在上面一抹,里面一块小小的玄黑令牌落在她手中,她直接将那令牌丢到了蒙云飞手中,冷声道:“蒙将军,我以凌王之名,楚皇室黑龙令为证,命你立刻整束宁北郡驻军,包围宁北郡方圆五十里,北戎军队现身之后,以合围之势歼之,并活捉巴林以及北戎昭阳公主呼延宜凌!”

    蒙云飞看着手中只有三分之一手掌大小的黑色令牌,整个人神情一怔,这东西整个南楚只有五枚,见令如见楚皇,虽然只能凭此赦免生死大罪,犹如丹书铁券,平日里也绝不可能调动十万大军,可不知为何,此时听到薛柔不容拒绝的语气,蒙云飞却是神情一凛,他下意识的站直身体,沉声道:“蒙云飞,领命!”

    “叶将军,你带领飞羽营将士,配合蒙将军行事,务必保宁北郡无恙。记住,无论如何,速战速决,绝不能放跑一个北戎人。更不让战况蔓延入京。”

    “叶铁,领命!”

    所有人都出了营帐,各自安排下去。而薛柔则是在郑东等人保护之下,一同出了驻军大营。浓重的夜色成了十万大军最好的掩护色,所有人在蒙云飞的安排之下,快速的分散开来,悄无声息的没入了黑暗之中的宁北郡四周,等到所有人都离开驻军大营之后,一把大火突然熊熊燃起。整个驻军军营全部陷入了大火之中。

    火光冲天而起,片刻后就映红了宁北郡半边天虹,不止是惊动了宁北郡府中人。更是让得一直隐于暗处,时时关注着这边的巴林等人第一时间看到。

    “将军,成了!!”

    “太好了,冯威他们拿下了驻军大营!”

    宁北郡外一处山坡之上。巴林身边站着的众人见到那冲天而起的火光之时。都是面露兴奋之色。而满脸胡须,眼如铜铃的巴林也是忍不住哈哈哈大笑出声:“好,太好了!只要拿下宁北郡,南楚从此便尽归我北戎囊中!来啊,给我冲,拿下宁北郡,所有人均有封赏!!”

    “谢将军!!”

    “杀啊!!”

    足足数万大军从一旁极为隐秘的山坳之中冲了出来,原本静谧的夜晚瞬间被冲杀之声划破天际。宁北郡城门上的守军只听得雷声鼓动。片刻间就看到滚滚烟尘朝着城门处狂涌而来,当看清楚那些人的打扮和身下的战马之时。城门上的人顿时慌了手脚,一把拿着一旁的大锤敲在城门正上方的战鼓之上,嘴里发出惨厉而又急促的大喊声。

    “敌袭!!敌袭!!!”

    轰隆隆的鼓声响彻宁北郡内外,原本已经陷入沉睡之中的人纷纷被惊醒。府衙之中,听到鼓声的宁北郡太守许昌令连滚带爬的从小妾的被窝里翻了起来,连衣裳都顾不得整理,直接穿着里衣就冲出了门外,神容惊骇的对着门外之人大声道:“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是谁敲响了战鼓?!”

    “大人,不好了,敌袭,有人强攻城门!”

    许昌令吓了一跳,连忙一把扯过小妾送上来的衣衫,鞋袜都没穿就赤脚朝外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气急败坏大声道:“什么人敢强攻宁北郡,驻军的人呢?还有神策营和飞羽营的人呢?!”

    “驻军大营起火了,蒙将军生死不知,神策营的人倒是去了城门口,但是飞羽营的人却不知所踪!”

    “调兵,立刻调兵增援城门,绝不能让人强攻入城!!”

    城内惊慌大乱,城门口处,城墙之上的守军被射杀无数,而城门内防守之人也力有未逮,就在他们有些扛不住时,神策营副将率军及时赶到,那些守卫顿时满脸感激开口道:“曹将军,多谢你们增援,若是你们还不来,我们就要守不住了!”

    那曹姓将军立刻回道:“都是自家兄弟,客气什么,你们先行后退,城门处由我们来守,你们立刻防守城墙,切勿让他们借机入城!”

    那人不疑有他,立刻便命人从城门后撤离了开来,换上了神策营的人,谁知道他刚退离开不远,就见到迎上去的数百神策军将士不仅没防守,反而趁着他们离开,一把推掉了城门之后的木桩,而那坚固的城门瞬间便被城外的巨大力量撞开来一截。

    “曹驰,你敢?!!”

    那些守军见神策营的人居然反水,与攻城之人里应外合打开了城门,顿时怒骂出声,连忙就想上前补救,却不想那城门既已打开,又怎能轻易在合上,还没等他们上前,门外的冲力就再次涌了上来,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那两扇精钢铁门却是被直接撞了开来。

    “哈哈哈哈,城门开了,儿郎们,冲!!!”

    “曹将军,替本将军多谢齐将军的配合,待本将军攻下宁北郡,必万金奉上!”

    城内守军听到巴林嚣张无比的声音,气的浑身直哆嗦,而那些住的离城门处稍近的百姓更是如丧考妣。守军大将怒骂曹驰,“曹驰你个卑鄙小人,你居然敢叛国投敌?!”

    曹驰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大声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曹某不过是谋一份富贵前程,又何来卑鄙之说?!”

    “好,哈哈,曹将军说的好,你放心,等到我北戎拿下南楚之时,高官厚禄,荣华富贵,绝不会缺你半分!”巴林坐在马上朗声大笑,然后对着城内诸人大声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若想活命,立刻放下武器,归降北戎,本将军必会赏你们一份天大的恩典,让你们后半生享用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