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 报应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楚皇眼中的怒气瞬间凝滞。

    萧太后不顾脖间的利剑,瞪大了眼嘶声道:“凌王,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叫和他无关?

    同样是皇室子弟,同样是楚国皇子,那是他的亲兄弟!

    容璟看着神情激动的萧太后,和满脸僵硬的楚皇,削薄的嘴唇勾起,一双凤眼之中,满是寒凉。

    “他们死不死,和本王有什么关系?本王早就觉得,这皇室子弟太多了些,人人算计父皇,想着父皇死后,取而代之,儿臣身为人子,怎能不替父皇分忧?”

    “如今他们都死绝了,不正好除了父皇的隐忧?”

    容璟凉飕飕的说完之后,楚皇和在场所有的人都是同时愣住,而下一瞬,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

    如果说之前容璟的所作所为,只是让他们觉得,这个凌王心机深沉,隐忍颇深,他们还在猜测凌王早前表现出来的乖戾冷绝,都是为了掩饰自己,可如今他这番话出来之后,却让他们浑身发寒。

    他们分明从容璟狠辣绝情的话中,听出了他的不臣之心,更看明白了,凌王虽然早有准备,设计坑了谋逆叛乱,欲至他们于死地的永平大长公主,但是他却并不是为了救他们,更不是为了救楚皇!

    他分明是打着和容浣绰一样的心思!

    他想……让皇室断子绝孙?!

    容浣绰看着满脸冷厉阴鸷的容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她指着楚皇和萧太后笑得疯狂:“哈哈哈哈……容秉风!!本宫还以为你们有多厉害,能让这个孽种为你们出头,能让他一手布下如此大局。将本宫二十年的谋划毁于一旦,原来他不是为了你们。”

    “这孽种要的是你的皇位,要的是你不择手段得来的天下!!”

    “容秉风,萧如凤,这孽种就是你们的报应!报应!!”

    容璟冷眼看向墨云飞,墨云飞顿时一凛,连忙一掌打在容浣绰的后颈之上。将她打晕了过去。

    可是她的话,却已经被众人听到。

    楚皇死死看着容璟,脸上煞白一片。颤抖着手指怒声道:“你…容璟!你早就知道了容浣绰的计划是不是?!你早就知道她今日会对朕,对皇室动手对不对?!”

    “你是故意的!故意看着朕杀了他们,故意看着朕落入容浣绰的陷阱之中!”

    容璟凤眼轻扬,笑得寒凉。“儿臣替父皇解决后顾之忧。父皇难道不开心吗?”

    他抬头看着不远处的福王,眼底森寒弥漫,嘴里凉凉说道:“父皇这些年这般宠爱儿臣,儿臣自然感恩,所以父皇放心,儿臣一定会斩草除根,绝不会让他们有报复父皇的机会,更不会为父皇的皇位稳固。留下任何一丝隐患。”

    楚皇猛地瞪大了眼,怒声道:“你想干什么?!”

    容璟嘴角轻扬。对着墨云飞道:“送所有的皇子亲王上路!”

    “容璟,你敢?!”

    楚皇听到容璟冷冽的话后,顿时脸色大变,他分明从容璟的话中听出了杀意,更听出了他话中的狠绝。

    他想杀了他所有的儿子!

    今日祭祀祈福,楚皇原本抱着其他的打算,所以刻意让所有的皇子亲王集聚一堂,想要打压一部分,提起几个,让朝廷平衡下来,让几个蠢蠢欲动的皇子收敛一些,可谁知道,他所有的准备都为容璟做了嫁衣,他居然和容浣绰是同样的打算,他想要杀了所有的皇子亲王,让江山正统无人可继!

    楚皇厉声喝止,容璟却只是扬眉站着,半点不为所动。

    墨云飞听令于容璟,当下便带人朝着几位未曾封王的皇子,和刚封了荣福亲王的福王走了过去。

    福王看到那些人围拢过来,顿时脸色大变,他声色内荏地厉声道:“容璟,你疯了?!你就算想要皇位,可你如果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我们,你也名不正言不顺,将来满朝大臣,谁会服你?天下臣民,谁会尊你?!人人都只会当你是篡权夺位的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容璟听到福王的话后,眼底阴鸷之色浮现,下一瞬,就见他直接脚下轻点,整个人如同黑影一般,瞬间闪身出现在了福王身前。

    福王见到容璟靠近之时,整个人神色大变,想起容璟刚才不过一招就杀了廖山,廖山的尸体此时还躺在不远处,双眼瞪大了死不瞑目,他心中胆寒之下,连忙转身就想逃跑,谁知道容璟却比他先了一步,直接抬手就朝着福王背心处轰击了过去。

    “容璟,你住手!!”

    楚皇猛的瞪大了眼,嘶声叫出声来,可容璟却丝毫没有因为他出声就收手,反而动作更凌厉了几分,直接一掌拍在福王后背之上。

    只听得福王“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惨叫一声之后,整个人如同被重物击中了一般,直接朝前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地上,直接没了生息。

    容璟孑然而立,一身玄色衣衫随风而起,冷眼扫了眼周围众人,淡淡道:“本王若想为皇,从不需要名正言顺,这皇位,本王要定了,谁有意见?”

    满朝大臣都被吓得面色发白,原有几个想要站出来指责容璟谋朝篡位的朝臣,在被容璟冷眼扫过之时,整个人如同被冷水从头泼下,一股寒意从脊背之上升腾而起。

    那种感觉,如坠冰窖。

    他们分明感觉到,此时的凌王对他们,丝毫不会留情,他们若真敢多说一句,那地上的福王,就是他们的下场!

    所有人都是低垂着头,紧闭着嘴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容璟见状薄唇勾起。冷然道:“将他们,全部拿下!!”

    原本归属于容浣绰的禁军,并没有因为归属容璟。而有半点留情,反而快速朝着皇室众人扑了过去。

    楚皇亲眼看到墨云飞一脚将地上福王的尸体踢开,转而抓住了一个平日并不起眼的皇子抓去之时,而那些禁军更是毫不留情,要将那些皇子就地斩杀之时,瞬间觉得一股怒气涌了上来。

    他张嘴就欲怒骂,谁知道嘴才一张开。就觉得喉间一甜,一口带着乌色的鲜血喷了出来,楚皇只觉得眼前一黑。原本站立的身子,整个朝着身后倒了过去。

    “皇上!”

    “陛下!!”

    那些原本噤声的朝臣都是被吓了一跳,谁也没想到,楚皇会被气昏过去。都是忍不住下意识地惊叫出声。可等到口中声音发出之后,这才想起身前还站着个杀神,他们纷纷朝着容璟看过去,就见到他神色冷冽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楚皇。

    “王爷,还要继续吗?”墨云飞看着倒地的楚皇,低声问道。

    容璟面无表情道:“本王还当他有多厉害,当年染了无数人的鲜血,才爬上如今的位置。冤死在他手里的亡魂白骨,都足以淹了整个楚皇宫。却不想原来也是个窝囊废!”

    说完之后,他看着已经双腿发软的萧太后冷笑一声,沉声道:“送太后和陛下回宫!”

    “是,王爷!”

    墨云飞连忙命人上前,毫不温柔的提着萧太后和楚皇,就朝着内宫的方向退了出去,萧太后张嘴想要挣扎,可当看到容璟脸上的不耐之后,口中的话却全部堵在了喉咙里。

    她抬头看着西武门禁军营的方向,希望早前离开的庆王,能够带人前来救援,可谁知道墨云飞却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似得,对着她露齿笑得寒凉。

    “太后娘娘再等庆王,还是在等宫外的救兵?”

    萧太后豁然转头,看着墨云飞。

    墨云飞咧着嘴一笑,“如果太后娘娘真的是在等他们的话,那恐怕要让您失望了,庆王此时恐怕早就先去等着你了。太后,请吧?”

    萧太后嘴唇之上血色尽失,一张脸瞬间煞白,她死死看着墨云飞,当看清楚眼前这男人所说不是哄骗她的话之后,她眼底的精光消散,一双眸子瞬间浑浊下来,而原本精致雍容的容颜也仿佛衰老了十岁,整个人颓败下来。

    她紧咬着牙看着场中站立着的容璟,半晌后才幽幽道:“你这个孽种,哀家当年就该不顾一切,杀了你!”

    她不该以为司马雯城疯了,就容忍她生下了这个孽种,她更不该以为司马雯城死了,就留着这孽种一条性命!

    早知道会有今日,她哪怕拼着和楚皇翻脸,拼着和他母子之情尽丧,也要杀了他!

    容璟看着萧太后眼底的后悔怨恨,只是薄唇轻扬之后,冷声道:“带下去!”

    墨云飞直接扯着萧太后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提拉起来,一把推到了身旁侍卫的手上,而那些人立刻扛着楚皇,抓着萧太后,直接将他们强送进了后宫之中。

    当看不到两人的背影之后,墨云飞才低声道:“王爷,这些人怎么处置?”

    “将这些皇子皇孙,囚禁上阳宫,若他们安分,就留着他们,如果谁敢异动,杀无赦!”

    那些皇子都是纷纷打颤,低垂着头丝毫不敢反抗,任由禁军的人将他们抓了起来,送下去。容璟见状这才微眯着眼,转头看着那些大臣,淡淡道:“至于你们……”

    所有人都是面色惨白,紧咬着牙关深怕这凌王说出斩尽杀绝的话来,却不想他只是指着那五个之前抱着容浣绰的腿哀声求饶的人说道:“你们五人,站过来。”

    那五个人脸色一变,想要拒绝,他们都不敢接触眼前犹如煞神一样的凌王,可当看到凌王脸上的冷色之时,却只能咬着牙站了出来,低垂着头走到了容璟身前。

    “王,王爷,有何吩咐……”

    容璟淡淡道:“你们五人之前所说,怨恨父皇,恨不得废他另立新皇的话,可是真的?”

    那五人闻言顿时一怔,随即眼中露出惊喜之色,就连苍白的面色也红润了起来,他们只以为凌王想要篡权夺位,想要朝臣支持,其中一个中年男人连忙低头献媚道:“回王爷,臣等所言,句句属实,楚皇暴戾,无德无仁,不配为皇。王爷睿智于天,心怀锦绣,微臣愿意奉王爷为新君,助王爷登基!”

    “你们几人也和他一样?”

    “回王爷!臣也愿奉王爷为主,助王爷掌权南楚天下!”

    “微臣也是!”

    “微臣以性命起誓,必将对王爷肝脑涂地,绝无二心!”

    容璟脸色露出抹笑容,嘴唇轻扬。

    “很好……”

    五人听到容璟状似满意的话语,脸上顿时露出欣喜之色,他们都以为自己逃过一劫,而且眼下情况明了,凌王已经拿下了整个皇宫,只要跟着他,将来何愁荣华富贵,锦绣前途?

    他们都是嘴角上扬,满脸红光的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容璟淡淡道:“既然你们如此识时务,本王就赏你们一个天大的恩惠。”

    五人同时大喜,连忙躬身大声道:“臣等多谢王爷!”

    容璟看着五人低垂的脑袋,眼中寒光闪过,手里就快速抽出身旁侍卫腰间的长剑,闪烁着寒光朝着五人脖颈之间快速斩去,那剑间带着内力,轻轻一划,瞬间就割断了那几人的脖子,原本躬身行礼的五人,竟是就那般直挺挺地站在那里,保持着弯腰行礼的姿势,而他们的头颅,却是接连几声闷响之后,咕噜噜落在地上,滚出去老远。

    “背信弃义,叛主求荣,狼心狗肺的东西,本王就赏你们,去给老头子开路。”

    所有人听到容璟话中意思的人都是忍不住浑身一抖,而那些以为容璟当真要将这五人收归麾下,亲眼看到容璟刚才笑着夸赞五人,转瞬却要了他们性命的朝臣,更是纷纷瞪大了眼,看着地上那五个仍旧带着笑容,眼底全是欢喜兴奋之色的人头,心中一股寒意升腾而起。

    容璟冷眼看着这些人,寒声道:“谢家勾结叛军,谋害皇室,斩!萧家撺掇皇位,意欲携庆王谋夺皇位,斩!今日宫中,和容浣绰勾结之人,斩!”

    “其余人等,全数留于宫中,若有敢擅自出宫,勾结北戎,谋害南楚之人,杀无赦!”

    --------------

    ps:谢谢我想改名送的和氏璧,这几天身体不太好,加更放在星期天,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