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 入城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凌王,你无权杀我!!”

    “容璟,你谋朝篡位,害死陛下,如今还想谋害朝臣,想要遮掩事实,你当不了皇帝!当不了!”

    谢忱和萧擎苍听到容璟对谢家和萧家“斩立决”的话后,脸上血色尽失,几乎同时大叫出声。

    萧擎苍更是怒声道:“凌王,你以为杀了我们,就能堵得住天下悠悠众口,你做梦!就算我萧家死绝,就算你杀了今日在场所有的人,你个乱臣贼子,永远都当不了南楚之主!”

    容璟闻言凉凉挑眉,“那就用不着你们担心了,本王想要这皇位,谁人不服,那就杀了谁,反正这朝廷对本王来说,早已腐朽,少了谁,这南楚天下都照样太平,就算杀干净了朝中之人,这天下能人异士多的是,本王换一批就是。”

    所有人听到这话,都是忍不住眼皮子一抖,他们都听出了容璟话中的决绝。

    而萧擎苍看到容璟肆无忌惮的样子,一张老脸直接转向那些默不吭声的朝臣,沉声道:“你们可听到了,听到他的话?!李阁老,陈大人,豫国公,言侯……你们当真以为,凌王除了我们萧家和谢家之后,还能容得下你们?他如此暴虐狠绝,连陛下和太后都能下手,对自己的亲兄弟也能赶尽杀绝,这南楚天下若是落于他手中,迟早会被他毁的一干二净。”

    “你们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杀尽良臣,看着他糟蹋楚国天下。看着他一手毁了皇室先祖和各位府中先辈,用性命打来的江山社稷吗?!”

    李阁老听到萧擎苍的话后,眼中顿时浮现出挣扎之色。凌王的性情暴虐,心性狠辣,而且如果他当真是司马雯城的儿子,和南楚有灭国之仇,根本就不适合为皇,如果他真的掌权南楚,必成一代暴君。

    更何况。他们李家和谢家本是姻亲,关系密切,如果谢家当真被灭。凌王可会饶了李家?

    他忍不住就想上前开口,却不想,站于他不远处的豫国公冯邑,却是一把拉了他的胳膊。将他强行拽了回去。没等李阁老回头,冯邑就已经越众而出,站在朝臣前方,正视着萧擎苍道:

    “凌王会不会毁了楚国,会不会葬送了南楚江山,我尚且不知,但是我却知道,你萧家私藏暗卫。暗中训兵,意图推庆王上位之后。借庆王之手把握朝权!”

    “二十几年来,你们仗着太后的身份,在朝中一手遮天,死于你们手中的朝臣良将,还少吗?因你们而冤死的人,又有多少?”

    “萧擎苍,这朝中谁人都能自称一声良臣,唯独你萧擎苍,没那个资格!”

    冯邑说完之后,无视萧擎苍铁青的脸,直接扭头看向那些面露迟疑之色,甚至隐隐被萧擎苍说动的朝臣,冷然开口道:“萧家这些年所作所为,想必各位都清楚的很,萧擎苍说这些,无非是为了鼓动你们共同违抗凌王,想要用你们的性命,要挟凌王,让他不敢出手!”

    “可是各位,先不说凌王刚才已经言明,谁动,杀谁!这朝中并非缺了各位就不行,你们被萧擎苍鼓动之后,无非是自寻死路,就只说眼下叛军攻城,京城、皇宫,都还危在旦夕,各位的妻儿老小还在北戎铁蹄的威胁之下,让凌王掌握朝局,总好过将南楚天下,拱手让给北戎人。孰轻孰重,各位心里应当明白!”

    那些朝臣都是脸色一变,而刚才还想出声声援萧擎苍的李阁老,也是面色雪白。

    今天宫里一波三折,先是福王被贬,渝王被杀,后又有消失了二十余年的永平大长公主突然回宫夺位,再是凌王异军突起,福王身死,宫中的混乱局面却让他们都忘了,京中城门早已被破,北戎军队已经攻入城中。

    他们在此纠缠谁人继位,纠缠谁人成为新君,可却忘了,如果今天逃不过北戎入侵这一劫,别说是皇位,权势,这整个南楚天下都要拱手让给北戎人。

    到时候,他们的家人,他们的妻儿,都无一能够逃脱,如果真是这样,就算此时他们能逼得凌王放弃皇位又能如何?

    那不过是他们冒死保住了萧擎苍一条命而已!

    更何况,凌王哪有半点像是会受人威胁之人。

    想起之前凌王毫不犹豫地杀了福王,斩杀那些皇子皇孙,对着楚皇狠辣绝情的模样,他们就都是心中一寒,这样的凌王,他当真会因为惧怕杀光朝臣,冒天下之大不韪落人口柄,就被他们所逼迫,饶了萧、谢两家?

    不,不会……

    恐怕他们一旦真的因为萧擎苍的撺掇,出面为难,凌王一定会毫不留情的送他们和萧、谢两家,一起上路!

    李阁老瞬间惊觉自己差点被萧擎苍的一番话鼓动做了蠢事,不由狠狠瞪了萧擎苍一眼,紧抿着嘴唇脸色难看的居于人群之中,而其他人也纷纷放弃了刚才升起心思。

    冯邑见状松了口气,转头看着容璟道:“凌王殿下,不管将来这皇位归属于谁,眼下保住京城才是最重要的,若是京城真的落入北戎人手中,皇位,权利,都只是过眼烟云。老臣恳请王爷,准老臣出宫,率兵迎敌,击退北戎叛军!”

    言侯沉默片刻,也上前道:“老臣也恳请王爷以大局为重,准老臣出宫,王爷今日既能算到永平大长公主之事,提前准备,想必老臣府中也应有王爷的人。若是王爷怕老臣出宫后对王爷不利,老臣愿以府中妻儿老小为人质,待到击退北戎叛军之后,老臣甘愿听从王爷发落!”

    容璟抬眼看着两人,眼底全是打量之色,而两人也是半点不退地回视着容璟。片刻之后,容璟扬唇道:“墨云飞!”

    “属下在。”

    “送豫国公和言侯出宫,将京中戍卫营、巡防营、羽林军。尽皆交给他们指挥,所有人听从他们调令行事,务必击退北戎叛军,若有不服军令者,立斩不赦!”

    “王爷……”

    墨云飞顿时抬头,这三支兵力,是京城之中所有的城防力量。一旦将他们全部交给豫国公和言侯,若是他们击退北戎叛军之后,调转过来对付王爷。那他们凭借手中禁军和暗谷中埋藏的人手,根本就不可能应付的了。

    王爷此举未免太过冒险!

    他张嘴就想劝说,谁知道还没等他开口,容璟就直接冷眼扫了过来。淡淡道:“本王的话。你听不到?”

    墨云飞心中一凛,到了嘴边的话全部咽了回去,垂头道:“属下遵命!”

    “凌王,你就这么放心老臣和豫国公?”

    言侯忍不住抬头,他刚才请求出宫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被凌王拒绝之后,据理力争的打算,可谁知道凌王居然这般容易就答应了下来。而且毫不犹豫就将京城中最重要的三支兵力全部交给了他们。

    容璟闻言淡淡道:“放不放心又怎样?你也说了,你妻儿老小都在本王手中。待到叛军击退之后,你若掉过头来对付本王,大不了拉着他们给本王陪葬就是。”

    “更何况,言侯觉得,本王没了那三支兵力,就当真会任由他人宰割?如果本王真的活不下去,就算你们今天击退了叛军,本王照样有本事,拉着整个南楚,给本王陪葬!”

    言侯张大了嘴,看着容颜耀眼,自信张狂的凌王,想要开口斥他狂妄,可当触及他神情之时,心中却有个声音告诉他,眼前这个张扬乖戾,行事肆无忌惮的男人,说的都是真的。

    一旦他和豫国公敢在事后朝着他出手,他一定有办法能毁了南楚,拉着整个南楚一同下地狱!

    言侯脸色变了几变,这才开口道:“老臣不会给王爷,杀了老臣妻儿的机会。城内有老臣和豫国公,这宫中,就交给王爷了!”

    说完之后,他朝着容璟一抱拳,然后直接转头就朝外大步走去,墨云飞见状,连忙跟了上去,而豫国公则是眼色复杂地看了眼容璟之后,这才也跟着言侯一起,朝着宫外疾步行去。

    等到两人离开之后,容璟才看了眼剩下的人,沉声对着身旁的人说道:“处理了萧家和谢家,看好剩下的人,谁敢离开金殿半步,杀无赦!”

    “还有,没有本王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出入上阳宫!”

    “是,王爷!”

    禁军全部分散开来,由暗谷中人控制了整个内宫,从金殿到上阳殿,再到禁宫,全数被容璟的人马接手,而就在宫中彻底落入容璟手中之时,京中一处宅院之中,院内靠近墙边,长满青草的地面上却是突然震动了起来,下一瞬,那里发出“咔咔”的摩擦声,原本置于地上的东西被推翻了出来,而那处的地上居然露出一条黝黑的通道口来。

    “砰!”

    一块巨石板被推的落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音,穿着飞羽营兵服的郑东从通道里露出头来。他小心翼翼地四下看了看,当发现周围没人之时,连忙撑着地面从通道里跳了出来,然后对着里面沉声道:“薛姑娘,已经到了,我拉你上来!”

    “好。”

    通道里递出一只白皙的手掌,郑东一把抓住之后,稍一用力,便将薛柔从地底通道之中拉了出来,等到薛柔站定之后,她正准备开口说话,让剩下的人全部出来,却不想就在这时,一道冷箭却是突然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疾射了过来。

    郑东顿时大惊失色,他连忙一把将薛柔拽住,避开了箭枝之后,将她护在身后,手中长剑下意识的就要出鞘,却不想还没等他摸到剑柄,腰间就已经被一道寒意所侵,一柄短匕,就那般直直地抵在他腰间要害之上,只要他稍敢乱动,那匕首必定能第一时间,要了他的性命!

    “你们是什么人,从什么地方知道这里的暗道?!”

    一道带着几分稚气,却有冷寒无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郑东连忙看向薛柔,就见薛柔开口道:“白响,是我。”

    “姑娘?”

    那身后之人听到薛柔的声音之后,顿时惊讶出声,下一瞬,郑东就只感觉到腰间的尖锐突然消失,而他眼前一花,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下巴尖尖,长得格外秀气的男孩出现在眼前。

    那孩子容颜出色,一双黑眸漂亮的惑人,只是那明明稚嫩的容颜上,却丝毫没有半点孩子该有的天真之色,反而满是沧桑和事故。

    此时他瞪大了眼,当看到眼前女子白纱之下,那熟悉的双眸之时,他冷硬的脸颊上顿时露出抹惊喜来,“姑娘,我就知道你不会死!”

    薛柔点点头,对着他说道:“让暗中的人退出去,密道里还有人。”

    白响连忙点头,嘴里发出一声哨声,郑东立刻便感觉到,那些四周原本朝向他们的杀意全部退去,瞬间隐藏在暗中,无声无息的,就好像从来都未曾出现过。

    郑东心中微惊,他虽然早就知道宁氏商行的厉害,却想不到他们居然能培养出如此训练有素的暗卫来,他沉着眼看了看薛柔之后,这才转身让藏于地道里的人全部出来,而薛柔则是朝着身旁的白响问道:“京中形势如何?”

    “回姑娘,自从郾城传来消息,说姑娘坠崖之后,芹兮姑娘就调动了大量的人手在郾城和宁北郡、利州附近搜索姑娘的下落,可遍寻不获,就在前两日,有个人带着姑娘的手串和信笺寻到了云月楼来,芹兮姑娘得到消息之后,猜到京中会有大变,便返回了京中,布置今日的事情。”

    “今日宫中祭祀之时,容涴绰果然出现在宫中,而北戎散军和一些因容涴绰聚集起来的叛军,也趁机攻城,凌王早有布置,眼下皇宫应该已在凌王掌握之中,不过叛军却已经攻入京城,四处烧掠……”

    白响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听到院门之外,传来一阵打杀声,紧接着,不远处的大门就被猛地撞了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