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 人心难测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南门烈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就不怕我与城外军队汇合之后,反水攻城?”

    “你若攻城,我必杀你。”薛柔毫不犹豫道。

    南门烈听着薛柔的话后,沉默地看着她,片刻后,眼底浮现出一抹笑意。

    他看了眼身后的数千军人,还有耳边不断传来城门外的喊杀声,郑重道:“既然薛姑娘如此信任,本将军必定奉陪到底。兄弟们,宁氏少主已经给了我们活路,你们是愿意继续在城内杀戮送死,眼睁睁的看着南楚援军到来之后,城外的兄弟尸骨成山,还是要和本将军一起,拼这一回,信他们一次,博一条生路?!”

    那些北戎士兵听到薛柔说让他们依旧由南门烈统领之时,就已经动心,此时知道能够安然离开楚京,更是忍不住面露喜色。

    听到南门烈的话后,那些人纷纷开口道:

    “我们听将军的!”

    “我们和将军共生死!”

    “将军下令吧!”

    “对,我们听将军的!”

    ……

    南门烈闻言大笑一声,震声道:“好!我南门烈必定与你们共生死!”说完他抬头看向薛柔朗声道:“薛姑娘,你的要求,我应了!”

    薛柔闻言也是心中一松,脸上露出笑意来:“好,既然如此,南门将军,你立刻随我一同前往城门处,只要劝降了城外叛军,我必定兑现承诺!”

    南门烈猛一点头,转身对着身后最近的两名副将说道:“你们之中所有人,但凡抢掠者,金银全部丢弃,从现在起,谁若是随意朝平民出手,烧杀抢掠,杀无赦!你,你,还有你,你们三人立刻各自带领一支小队,前去去召集城内剩余的兄弟,半刻钟后,城门处集合,不来者,生死不论!”

    “是,将军!”三人立刻领命。

    南门烈抬头看着薛柔:“薛姑娘,为防误会,可否让你们中人与他们同行,免得产生不必要的冲突?”

    薛柔闻言点头,对着郑东说道:“郑东,施书行,你们各调一百人与他们同行,遇放弃攻城者,不得动手,若遇冥顽不灵者,杀!”

    “薛姑娘,你……”

    郑东闻言就欲反驳,可是面对薛柔冷清果决的目光之时,却是想起之前在宁北郡时,她一手救了十数万兵士和整个宁北郡数万百姓的事情,想起在宁北郡城外,她杀伐果决,毫不留情的样子,原本想要反驳的话就卡在了喉咙之间。见施书行毫不犹豫的执行了薛柔的命令,郑东沉默片刻,也是快速从身后飞羽军中分出了一百人,连通北戎那三支小队一起,快速的融进了附近的巷道之中。

    看着那些人离开之后,薛柔所带的人才在前方开路,而北戎的军队则是在南门烈的率领之下紧随其后,路遇北戎士兵,归降者,缴械不杀,而若冥顽反抗者,杀无赦。一行人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城门附近靠拢,而芹兮和她所带来的人则是紧紧护在薛柔左右,就算连施书行和郑东也不得近身。

    郑东原本想要询问薛柔为何要答应放走北戎军队的事情,却不想他还没开口,就已经被薛柔打断。

    只见薛柔一边快步朝前走,一边压低了声音问道:“芹兮,你刚才所说的可是真的?”

    芹兮点点头,以身后之人看不见的角度沉声道:“千真万确,我们回京之时,就已经遇到了好几股不属于北戎和南楚的军队,我们曾与其中一支交过手,那些人行动迅敏,进退有度,而指挥之人更并非寻常之辈。若非霍大哥同行,我们恐怕会损失惨重。尽管如此,灭了那一支势力,仍旧折损了我们好几百人。”

    “当时我便察觉不对,与霍大哥商议之后,设法生擒了另外两支队伍的领军之人,这才从他口中逼问出,他们乃是南周和周边小国的势力。永平大长公主不仅联合了北戎,设计陷害楚国,更是在起事之前通知了南楚周边列国,那些人率军前来,都是想要从这场战事之中分一杯羹。而且武正之在那一日离开京城之后,并未返回南周,反而是带着周队杀了回来。”

    “如今楚周边境恐怕已经沦陷,永平大长公主设局二十年,破坏了北雁关防守,足有近三十万军队涌入了楚国境内,若是不能快速平定京城内乱,调集军队防守,以稳定之局震慑诸国,任由那些军队不断进攻,恐怕南楚真的危险了!”

    郑东和施书行听到芹兮的话后,都是脸色猛变,谁也没想到形势会变成这个样子,更没想要容涴绰居然狠绝到了这个地步,不仅联合北戎想要灭了楚国,更是勾结周边诸国,让楚国彻底灭绝。

    此时京中的交战对他们来说已是小事,而那三十万涌入楚国境内的诸队才是心腹大患,如果不能尽快调兵将诸国之人击退,重新守住北雁关,到时候越来越多的军队从北雁城入关,攻破了其他关卡,楚国便彻底完了。

    “薛姑娘,我们该怎么办?”郑东急声道。

    薛柔冷沉着脸,看着城门方向带着怒气道:“想要趁火打劫,也要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她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身后刻意与他们保持一定距离的北戎军队和南门烈等人,心中虽然明白,南门烈已经对北戎皇帝死心,否则也不会以谎言诓骗这些北戎士兵投降,可是她却不能保证,南门烈在知道南楚陷入如今的境地之后,能够忍得住心中贪念。

    他毕竟是北戎将军,南门家更是世代为北戎征伐,他们骨子里有着想要让北戎一统天下的想法。

    他就算怨恨北戎皇帝拿他做饵,怨恨他对他的绝情,可是眼看着有机会能够拿下南楚,更有机会让北戎势力更进一步,他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从眼前流走,而毫不动心吗?!

    薛柔没这个把握。

    人心难测,海水难量,与其期待南门烈放手,倒不如从头到尾,就不给他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