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 铲除后患

月下无美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是夜,岳州城内万籁俱静。

    南楚大军攻破岳州后,便加强城防,实行宵禁,入夜无令者不得外出。

    整个岳州城内,百姓关门闭户,牲畜鸟雀无声,只余下巡逻守卫之人手中火把的光芒在城中各处或隐或现。

    城墙之上,各处都站满了守卫之人,而城门之下,郑东正在和身旁的亲兵说着事情,突然却看到城内有一道人影快速朝着这边疾驰而来。

    郑东整个人顿时一惊,连忙朝着那边厉声道:“站住,什么人!?”

    “是我。”

    那人沉声应了一声之后,人已经靠近城门之下。

    附近的火光落在他脸上时,让得所有人都看清了他的容貌。

    郑东看清楚来人之后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丝笑容。

    “蒙将军,怎么是你啊?吓了末将一跳,还以为是什么小毛贼呢。”说完他收回刚才放在剑柄上的手,看了看天色道:“这都快五更天了,将军怎么还没休息?”

    “岳州地处要害,我们虽然拿下了此处,可周朝之人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如今陛下和柔王都在城中,城防不可大意,我怕你们有不周全之处,所以前来看看。”蒙云飞脸上看不出半点方才饮酒后的症状,眼神清明锐亮。

    郑东听到蒙云飞的话后顿时笑起来:“蒙将军可真是小心,如今南周已灭,北周樊郡王又率军来降,这岳州城里里外外都是咱们的人,就算给周朝的人插个翅膀也飞不进来。待到陛下挥师北上,灭了周朝也指日可待,正德帝哪里还有胆子在这个时候来招惹我们?”

    “小心无大错。周朝立国数百年,岂是那般容易说灭就灭,谁知道正德帝手中是否还握有其他底牌?陛下已经言明,三军驻留岳州暂不北上,岳州离京不过百里,数十万大军陈兵国都之下,难保正德帝不会狗急跳墙,你等切不可大意。”蒙云飞沉声道。

    郑东身旁站了不少人,闻言都是面露诧异之色。

    如今军中形势大好,他们一路从南楚攻来,降城降将无数,为何不趁着眼下气势如虹之时,一鼓作气拿下京城,反而突然停留岳州?

    然而他们也知道自己只是普通士兵而已,先不说陛下柔王都在城中,就算他们不在,军中也有主帅坐镇,决策之事轮不到他们置喙,所以虽然疑惑却没问出口来。

    郑东听到蒙云飞的话后却是眼色微暗,之前因为见到熟识之人时露出的笑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尽数收敛。

    他微垂着眼帘掩去眼底的异色,轻抿着嘴角,声音没有丝毫变化道:“蒙将军放心,末将懂得轻重。我南楚好不容易才有今日,陛下雄心壮志,意在一统天下,末将绝不会让任何人危及陛下安危,也绝不会让任何人阻了陛下,阻了我南楚一统天下的伟业!”

    郑东的话太过郑重,而且话里仿佛意有所指的意味让得蒙云飞神情一顿。

    蒙云飞心中一惊,勐的抬头朝着郑东看去,就见到他站在黑暗之中,周边的火把被夜风吹的火光摇曳,让人看不清楚他脸上神色。

    郑东见蒙云飞不说话,扬声道:“蒙将军?”

    蒙云飞勐的惊醒,见郑东上前几步,眼里满是疑惑和担心,他不由暗道自己多疑,笑着道:“没事,我只是刚才想起了别的事情,所以一时有些走神。你们守好城门,我先回去了。”

    “将军慢走。”

    蒙云飞转身朝着之前来时的方向离开,身形渐渐隐没在夜色之中。等到他离开之后,郑东才直起身来,吩咐其他人各自散去之后,这才缓缓走上城头。

    城头上的城墙因为之前的乱战焦黑一片,上面还残留着早已经干涸的血迹。夜里冷风一吹,城墙上的楚国旗帜猎猎作响。

    郑东一张脸隐没在黑暗之中,微醺的天色让得身旁人看不清楚他脸上神色。

    “郑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霍统领明明说过,让我们整肃军装,准备挥师北上,可刚才蒙将军他却说陛下暂不北上,这……我们该听谁的?”偏将身旁,穿着甲衣的亲兵小声问道。

    郑东紧紧皱眉,想起霍格找到他的时候说的那些话,想起他当时神情激动的反驳和袒护,整个人如同天大的笑话。

    他眼底带着阴霾之色,片刻后沉声道:“此事我自有定计,你无须多问。你去查查看,刚才蒙将军走后,可有人擅自离开城内?”

    亲兵愣了一下,看到郑东脸上沉色,脸色瞬间变了变。

    “郑将军,您是怀疑蒙将军……”

    “闭嘴!”

    郑东瞪了那人一眼,然后扭头看着夜色之中沉声道:“我也不愿意怀疑他,他是南楚老将,更是将军最要好的同僚,可是……”

    今天夜里,在霍格提前告知了他和叶铁一些事情的情况下,他们就一直在防备着,更在愤恨着那个霍格口中会来的人是谁,可是直到现在,只有蒙云飞一个人,也唯独他一个人来过这里,更如同霍格所料那般提及行军之事。

    蒙云飞……

    好一个蒙将军!

    亲兵被郑东的喝声吓了一跳,也不敢多问,连忙一躬身快速离开了墙头,没过多久,他便匆匆返回,脸上带着几丝慌乱不解和震惊。

    “谁出去了?”

    “铜子。”

    郑东腰间长剑上挂着的剑穗瞬间被扯断,而他一张脸也早已经铁青。

    蒙云飞从城门处返回之后,心里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妥,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他仔细回想着今天的事情,把他自己的言行动作从头到尾回想了一次,发现没有什么破绽之后,这才强行压下了心头的那点不安,快速朝着城内营帐方向疾驰而去。

    快到营帐附近之时,蒙云飞运转内力让自己皮肤上带上了红色,又伸出双手在脸上搓揉,直到脸上出现了好像酒后才有的红晕之后,他这才摇摇晃晃的朝着营内走去。

    “这鬼天气,都快入夏了夜里还这么凉……”

    帐帘被掀开,蒙云飞如同醉酒般的呓语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营帐中的情景吓得愣在原地,如坠冰窖。